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 “因为一套回迁房……送进了班房”之文读后感

作者:昆仑山Z265 发布时间:2019-01-10 19:31:01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2019年1月9号

  今天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来:“因为一套回迁房,退休6年的他把自己送进了班房”之文。该文中说:

  “2006年的一天,(杭州市拱墅)区建设局时任局长许春发、副局长谭招土为了“顺利”染指远大花园的安置房,决定把时任局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加灯也拉进来,让他同意这个分房方案。许春发第一次找到李加灯,告知有一套回迁安置房要给他。那时,李加灯头脑还很清醒,一口回绝……没过几天,许春发再一次请副局长谭招土把李加灯找到办公室,对他说:“老李,给你一套回迁安置房,是要自己拿钱买的,我也有一套,老谭也有。”原本就一直盘旋在脑海中的想法,现在有了一个看似名正言顺的理由,李加灯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就这样,在时任拱墅区房地产市场经理孟慧娣的具体操办下,李加灯知道自己不符合拆迁安置条件,就以战友妻子沈某某的名义,虚构了拆迁安置户,并伪造了拆迁安置协议,以10万元“买”了远大花园一套市价80万元以上的拆迁安置房。钥匙到手,却一天也不敢住……”

  “2017年11月,他(注:李加灯)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拱墅区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后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018年4月,拱墅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李加灯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一个立过功、受过奖的退伍军人,一个思路清晰、勤勉敬业的党员干部,最终竟然会毁在一套房子上?”

  倘若“立过功、受过奖的退伍军人”——李加灯,以及(杭州市拱墅)区建设局正副、局长之类人,真的只是私分了一套“回迁房”便被判刑坐牢了,那恐怕不是21世纪初期前后新的冤假错案,也是把文革中据说曾确实一度发生过的: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搞阶级斗争扩大化又重演了吧?不,无论是“以战友妻子”的名义办事,还是“伪造了拆迁安置协议”,都是属于自觉不自觉地违背了中国共产党实事求是之思想路线的表现,即便至少局部地方在公私混淆与颠倒、真善美与假恶丑、甚至敌我友混淆和颠倒的年代里,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基本办不了事,只有弄虚作假才能办成事也好。因此,要办学习班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注:也许当今年代凡是吃过法律党人苦头的人,都明白被封资修卫道士们妖魔化的毛泽东时代的学习班,是何等的仁慈?何等的美好?何等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了吧)、要斗私批修,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检讨、悔过,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并且要把私占侵吞的廉价房之类退还给全民所有,甚至要进行适当的经济处罚,都是天经地义、理当法该的,但任何人如果不想自我陶醉、自废武功、自毁长城、自掘坟墓、自欺欺人,或者自我伤害、甚至自我相残,更不想亡党亡国的话,那就绝对不可听信封资修卫道士及法律党人自欺欺人的忽攸和迷惑,而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往往干着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以免导致为渊驱鱼,甚至反腐越反越腐,更防止把文革救国搞成改革开放使“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从而犹如曾经强大的苏联一样陷入亡党亡国的地步!

  尽管如何,反正我在所有评论文章,或申请报告和要求复查的报告中,所谴责和痛斥的:中西方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流浪狗,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机会主义病猫们,绝不是指李加灯之类一生清清白白,但到底被私心杂念所俘虏,曾几何时在某点事上竟然公权私用、为个人家庭私占了一套廉价房,而犯了违纪错误的功臣人士或普通人,便形而上学地攻其一点否定一切,而是指在国际科学共运处于低潮时期,蓄意抛弃和背叛共产党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爱憎分明的政治路线、任人唯贤的组织路线,更爱好强盗装正经、擅长贼喊捉贼和嫁祸于人,而败党败国败家害民的国盗民贼!

  比如:与房地产买办资本家奸商(注:不包括遵纪守法的民族资本家,相反,某些民族资本家恐怕也同样深受其害)内外勾结搞房地产屠宰场,入伙坐地分赃、可谓借尸还魂的新生“刘文彩”和“南霸天”们!因为它们往往对城乡既无权无势又不擅长请神送鬼的贫民老百姓之家庭,酌情依法本该审批建房用地的却三年五载,甚至十年八载都不予以审批;不该审批的倒源源不断、反反复复审批了;该依法强拆的不予以强拆,甚至还帮助伪造事实证据加以庇护;不该强拆的倒借用挖掘机等具有现代科学技术的设备加人力,一而再、再而三制造人为地震搞成圆明园遗址的组成部分,而害党害国害家害民,导致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层出不穷了……

  还有,据央视报道:河南郑州的公检法机关,对一个搞“招聘骗局连环套”的诈骗团伙,进行了破获和审判,这显然是天经地义、理当法该的好事。因为某些老中青男女、特别是有文凭的年轻男女,无论是搞招聘连环骗局,还是搞形形色色的电信诈骗,或者搞保健品等传销诈骗等等,都既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更败坏了党和人民国家的形象和声誉,而可恨可怜可悲可叹!但我赞成对所有“认罪认罚”和愿意退赔的老中青男女犯人,“酌情从轻”处理。为什么?因为更可恨的是21世纪初期前后,蓄意破坏和摧毁科学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企业的罪魁祸首,即所有喜欢狗戴帽子装人样、爱好强盗装正经、擅长贼喊捉贼和嫁祸于人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流浪狗,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机会主义病猫们。如果科学社会主义国企和集企,没有遭受它们极大的阴谋破坏和摧毁,从而使人人都有就业的机会,而不是使具有聪明才智的中华儿女,往往陷入“英雄无用武之地”而虚度年华,甚至把聪明才智用到歪门邪道上去,进行五花八门、甚至丧尽天良的种种罪恶活动,就不可能使一群群、一批批老中青少男女,成为形形色色违法乱纪或犯罪分子了;更不可能出现制毒村、抢劫村、电信诈骗村等等了;也不可能使“华西、大寨、周家庄、官桥、南岭、航民、洪林、兴十四、阳山庄、南街”等村,成为21世纪初期前后世界东方光辉夺目的“星星之火”了!

  再者据央视“法制在线”报道:“高空坠狗砸伤人谁担责?”我想:如果不想把“文革”中继承下来的革命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及微腐败的局面都抛弃掉,而把“文革”中据说曾发生过的“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坏思想坏作为继承下来,同时不想培养没人怨、怨亲眷的小人的话,那么诸如“高空坠狗砸伤人”之类事,就应该由两种人来担责:一是由具体失职失责或渎职者来担责;二是由工业年年月月增产,农业十多年连增的第二经济大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负责任的大国来担责。因为诸如“高空坠狗砸伤人”之类事故,若无具体的责任人,就只能视为如同地震、泥石流、洪水、海啸之类自然灾害边缘的意外事故。

  因此,除了爱送假民主、假自由、假平等、假文明、假人权等之类普世价值的封资修卫道士,以及21世纪初期前后认贼作父或为虎作伥者之外,凡讲良心讲道德讲情义讲信用讲人性讲亲情讲友情讲阶级情的国人与世人,终究会明白任何一个名副其实的科学社主义国家,都理当法该要从全民共有的财富中,拿出一星半点对当事人酌情予以应有的关爱,决不会实行软地好打桩、嫁祸于人的手段处事,竟然连租房当仓库者都要倒十八辈子邪霉而令国人与世人心寒!至于有人解释要整座楼的人进行金钱摊派,并非要赔偿而只是补偿,那恐怕等于说无论是自愿献血,还是强迫抽血都只是抽血而已吧?

  近日来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据央视报道:“国家网信办启动网络治理专项行动”,要“对12类负面有害信息进行半年整治”,但愿“负面有害信息”,指的是封资修卫道士们,混淆和颠倒是非好坏功罪人妖敌我友,总之,混淆和颠倒真善美与假恶丑各方面的“信息”;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已宣讲到吴光浩烈士的事绩一页了;

  令人掁奋的是:横遭封资修卫道士们指责的我国航天事业中的探月工程,“已取得了决定性的一步”,嫦娥四号月球车已成功着陆月球背面,并传回了人类第一张“近距月背影像图”……

  微信的原文附后:

  因为一套回迁房,退休6年的他把自己送进了班房

  点击上方蓝字可以订阅本公众号哦

  “如果自己当时能敏锐地意识到他们为什么要给我房子,为什么少数人能拿,多数人不能拿等诸多问题,如果当时能果断地履行自己担负的监督、执纪职责,就不会造成今天的苦果了……”写下这段忏悔的,是杭州市拱墅区建设局原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加灯。

  

  2017年11月,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拱墅区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后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2018年4月,拱墅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李加灯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2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FormatImgID_0#

  图为李加灯贪污住房所在小区

  退休六年,被腐败窝案牵出

  

  2017年11月1日,经杭州市纪委监委和拱墅区委批准,拱墅区纪委监委对拱墅区建设局原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加灯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对李加灯采取了留置措施。

  

  李加灯1955年出生于义乌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76年入伍,2001年3月转业到地方。25年军旅生涯中,他多次受到部队嘉奖,荣立二等功一次,从一名要塞炮兵团战士干起,一步一个脚印,逐渐成长为炮兵团长、区人武部部长,2002年底任拱墅区建设局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2011年1月,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2012年4月退休。

  #FormatImgID_1#

  #FormatImgID_2#2017年是李加灯入党第40年,他退休6年,本以为“平安着陆”,没想到却因一套房子栽了个大跟头。这还得从一桩腐败窝案说起。

  

  2016年,拱墅区纪委开始查办区建设局房政科科长马伟荣、副局长谭招土、局长许春发等人贪污、滥用职权、受贿案。随着案件相继办结,办案人员又掌握了一条新线索——该局原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加灯也牵涉其中,他与前三人都拿过远大花园的房产。

  经调查,2006年至2009年期间,李加灯被许春发、谭招土、马伟荣“拉下水”,通过下属事业单位区房地产市场经理孟慧娣(已另案处理),以虚构公有住宅租赁证、拆迁安置协议的方式伪造拆迁安置材料。继而,李加灯以他人名义违规将区房地产市场在长板巷E地块拆迁安置过程中剩余的一套拆迁安置房据为己有。该房屋位于远大花园,建筑面积62.18平方米,当时的市场价值为80.4万元。

  

  信念滑坡,半推半就触“红线”

  

  “我转业到拱墅区建设局任职时,确立的信条是:不仅要在高危行业中守得住清廉,更要以辛勤工作在岗位中做出比其他军转干部更优秀的业绩。”

  

  的确,那时候的李加灯有想法、有能力、有干劲,为人正直、肯吃苦。他曾主持上塘路银杏林、半山国家森林公园等多个重要项目的建设。在工程招投标领域、风险部门的内控上,他率先探索制定了一些制度,在全市建设系统得到推广。因为工作业绩出色、口碑好,他曾获得杭州市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一个立过功、受过奖的退伍军人,一个思路清晰、勤勉敬业的党员干部,最终竟然会毁在一套房子上?或许,从他理想信念开始懈怠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之后的人生走向。

  #FormatImgID_3#

  

  2006年的一天,区建设局时任局长许春发、副局长谭招土为了“顺利”染指远大花园的安置房,决定把时任局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李加灯也拉进来,让他同意这个分房方案。许春发第一次找到李加灯,告知有一套回迁安置房要给他。那时,李加灯头脑还很清醒,一口回绝。

  虽然他第一时间拒绝了,但一些念头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再过几年自己就要退居二线了,那时就真的成了无职无权的闲人,要坐冷板凳了。兢兢业业为党工作了几十年,一直没歇过脚,趁着还在岗位上,也该适当为自己考虑考虑了,有些工作就不必太较真了吧。”眼看快“着陆”了,对待工作,李加灯开始有了松懈心理,思想上出现了滑坡。

  

  没过几天,许春发再一次请副局长谭招土把李加灯找到办公室,对他说:“老李,给你一套回迁安置房,是要自己拿钱买的,我也有一套,老谭也有。”原本就一直盘旋在脑海中的想法,现在有了一个看似名正言顺的理由,李加灯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在时任拱墅区房地产市场经理孟慧娣的具体操办下,李加灯知道自己不符合拆迁安置条件,就以战友妻子沈某某的名义,虚构了拆迁安置户,并伪造了拆迁安置协议,以10万元“买”了远大花园一套市价80万元以上的拆迁安置房。钥匙到手,却一天也不敢住

  

  2009年,李加灯拿到了新房的钥匙。但是,作为建设局党委副书记、纪检组长,他十分清楚,这套房子“买”得不踏实、拿得有问题。虽然拿到了房子,他一天也没去住过,也从未将房出租,一直处于空置状态。“现在我这个心终于能够放下来了,我自问前半生并无污点,但就是拿了这套房子,让我没睡过一天安稳觉。”这是李加灯对自身心理状态的真实描述。

  

 

  “作为一名纪检组长,我虽然排查了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廉政风险点,并把它贴在墙上,刻在桌上,但实际工作中却没有对自己不正确履行职责应负起多大责任等问题进行深刻分析,而是应付了事。不仅没有把自身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落实好,而且还失去了直面问题敢抓敢管的勇气,造成了单位的党风、政风长期得不到好转。”如果当时李加灯能够克制自己的贪念,加强对其他人的监督,可能整件事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但,那仅仅是“如果”。

  

  诱惑就在眼前,失足就在瞬间,在本该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的年纪,却要在高墙内反省思过。从先进到“阶下囚”有几步?李加灯的案例告诉我们,二者不过一步之遥。一旦无视纪律和规矩,把党纪国法当成摆设,就打开了堕落通道,到那时,失去荣誉、失去家庭、失去自由,悔之晚矣。

  #FormatImgID_5#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