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邓小平年谱》摘抄(三)——“大锅饭”与“七八百万”

作者:识丁老头乙抄 发布时间:2018-10-07 08:34:56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大锅饭”与“七八百万”

  一,“大锅饭”

  1978年9月20日

  上午,听取林乎加、黄志刚、阎达开、范儒生、胡昭衡等汇报,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罗应怀、天津警备区政治委员曹中南汇报。在谈话中指出:……。我们过去是吃大锅饭,鼓励懒汉,包括思想懒汉,管理水平、生活水平都提不高。现在不能搞平均主义。

  1979年10月8日

  上午,出席中共中央召开的各省、市、自治区第一书记座谈会。……。在谈到扩大企业自主权问题时说:扩大企业自主权要加一条,搞得不好的要淘汰。首先是人员的淘汰、更换,还有企业整个淘汰。现在吃大锅饭的还有一大批呀。人浮于事,工厂难于处理多余的人,我们也难于处理。扩大了企业自主权,企业就要算经济账,人浮于事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1980年7月17日—20日

  在武汉期间,听取胡耀邦、赵紫阳、姚依林汇报制定“六五”计划和长远规划的一些基本设想。在谈到体制改革问题时说:国务院要取消好多个部,这是一场很大的革命,体制改革就从这里入手。体制改革,核心是搞好专业化,搞公司。公司完全按照经济办法搞,要有独立经营权、用人权。要用经济的办法管理经济,不然就是吃大锅饭。要搞董事会,或者联合委员会,定大政方针,起监督作用。在用人问题上,要让能干的上来,不能干的淘汰。

  1980年9月14日

  内上午,会见竹入义胜率领的日本公明党第九次访华团。指出:……。通过改革,克服吃大锅饭的弊端。吃大锅饭,就是干不干一个样,干得好干得不好一个样。

  1981年11月19日

  上午,会见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政府第一副总理扬·丁卡。指出:……。过去把吃大锅饭理解为社会主义,农民的眼睛就看着国家,困难了,靠国家补助。

  1981年12月12日

  上午,会见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副书记、意中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主席维托里诺·科隆博。在回答中国与梵蒂冈的关系问题时指出:……。以前我们犯过平均主义、吃大锅饭的错误,影响了生产力的发展。

  1983年6月18日

  上午,会见参加一九八三年北京科学技术政策讨论会的外籍专家,并回答专家们提出的问题。……。在谈到中国经济改革时说:打破“大锅饭”的政策不会变。工业有工业的特点,农业有农业的特点,具体经验不能搬用,但基本原则是搞责任制,这点是肯定的。这个谈话的一部分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路子走对了,政策不会变》。

  1984年2月14日

  和王震、陈丕显等听取陈国栋、胡立教、杨堤、阮崇武等汇报。……。在谈到建筑体制问题时指出:现在我们的建筑体制,特别是住宅的建设,住房商品化,一下子还改不过来。我们的建筑施工速度慢得很,像蜗牛爬。深圳蛇口因为采取责任制,建筑速度快,几天一层楼。建筑队伍还是那些人,只是办法改了一下。我们的一些制度要改,吃大锅饭不行。

  1986年3月28日

  上午,会见新西兰总理兼外交部部长戴维·朗伊。……。在介绍国内情况时指出:我们的政策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以带动和帮助落后的地区,先进地区帮助落后地区是一个义务。我们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根本目标是实现共同富裕,然而平均发展是不可能的。过去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实际上是共同落后,共同贫穷,我们就是吃了这个亏。改革首先要打破平均主义,打破“大锅饭”,现在看来这个路子是对的。……。

  1986年5月20日

  上午,会见澳大利亚总理罗伯特·霍克。在谈到改革时指出:……。我们过去的经济工作背着沉重的大包袱,国家把什么都包起来,下面的积极性发挥不了。企业没有经营管理的自主权,一切靠国家计划,没有主动性,吃“大锅饭”。企业没有权利,也就没有义务,权利和义务都在国家手里。企业对生产的好坏不承担责任,包袱都由国家背起来。如果改革成功,就可以放下包袱,轻装前进。

  二,“七八百万”

  1981年5月1日

  上午,会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前总统、自由民主党名誉主席瓦尔特·谢尔一行。在谈到中国国内就业问题时指出:……。要扩大和改造服务业,这样每年可以安排七八百万人。……。

  1981年6月12日

  上午,会见阿迪萨·阿金洛耶率领的尼日利亚民族党代表团。在介绍中国国内情况时指出:现在中国有近十亿人口。娃娃们长大了要就业,一年就有七八百万。世界上都在谈就业问题,我们这里就更复杂。人口多的大国有一定的优越性,但是困难也很多。我们把计划生育问题当作一个战略问题,试图在较短的时期内使人口年增长率不超过千分之五至六。

  1981年12月8日

  上午,会见香港环球航运集团主席包玉刚、副主席李伯忠。指出:……。现在国内的主要问题:一是就业压力大,国家每年要安排七八百万人就业。二是知识不够。我们这样大一个国家,仅司法人员、经济警察就需要一两百万,但一时培养不出来。

  1983年5月22日

  上午,会见阿内罗德·贾格纳特率领的毛里求斯政府代表团。在谈到国内经济问题时说:中国人口众多,经济比较落后。每年达到就业年龄的就有七八百万之多,解决这么多人的就业问题是不容易的。当然,我们的就业问题和欧美、日本的情况不一样。搞单一经济有很多问题不好办,很难解决就业问题,很难摆脱世界经济危机带来的影响。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