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鹿野:单纯给大学生加压合适么?——对中科院大学“给学生零分”的思考

作者:鹿野 发布时间:2018-09-24 07:57:41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由于近年来高校学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等原因,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媒体强调大学应该“宽进严出”,通过强化教师的权威和学校对于教学的管理来提高教育质量。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这两天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苏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写了一封成绩公告。苏教授在公告中写道:“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给22位选修课《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期末作业涉嫌抄袭的学生直接打了0分。不少媒体纷纷以及网友“点赞”,表示“早该这样了”。

  应该说,当下高等教育质量和就业形势确实令人堪忧,是该用一些改革解决这些问题。可问题是,仅仅靠这种一刀切式的,给大学生们“打零分”、“挂科”以增大压力的做法,就能够解决相关问题吗?大学的课程设置质量是不是也应该提高一下,教学的方式是不是也有待改善?笔者在这里仅仅以中科院大学“给学生零分”这一热点事件为例简单分析一下当前教育所存在的问题,仅供朋友们参考。

  一、课程设置应该符合学科规律

  笔者个人认为,教育质量的好坏首先在于学校课程设置的本身是否合理。如果要是学校课程本身设置就不合理的话,那么学生再努力学习也是不大可能有良好效果的。

  而在这几天被热捧的大学老师给学生零分事件当中,据笔者了解《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这门儿选修课主要是讲科幻文学方面的一些写作知识,重点讲一些写作技巧以及文本分析的案例。这类课没有让学生深入了解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没有指导学生观察、体验、了解社会生活,全靠学生自己脑补和感受。然后考察的方法又是让学生自己写一篇科幻小说,其实就是让学生用纯技巧去凭空编造。虽然这样的考察初衷是理论结合实践,但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创作规律,某种程度上是难为学生做无米之炊。

  这么说并不是为抄袭的学生开脱,而是说不解决其根源只是生硬的惩罚,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大学生的抄袭固然是不诚实的学风问题,但也是教育考察和课程设置的问题,当然也有更复杂的社会原因导致学风浮躁等等。我们不展开来谈一般情况,就文艺创作课程来讲,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认为,从事文艺创作固然可以有一些写作知识来作为辅助,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来源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如果要是不去了解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单纯靠一点儿写作知识就认为自己可以从事文艺创作,则是最为荒唐不过的事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指出的:

  【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做人民的孺子牛。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科幻小说可以没有生活实践。但其实科幻只不过是一种艺术手法,其根基仍然是人民的现实生活。因此,包括采用科幻等浪漫主义手法的文艺创作,同样离不开对于人民群众生活实践的感悟。之所以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采用科幻手法创作的扎米亚京的《我们》和奥威尔的《1984》没有任何艺术价值可言,就是因为其脱离了人民与生活,仅仅限于个别知识分子的臆想。就像高尔基所指出的,扎米亚京的小说想表达自己的愤怒,但其实只不过像嫁不出去的老处女在自我发泄一样,只会让广大旁观者感到恶心。

  因此,文艺创作课程应该像延安的“鲁艺”一样有安排深入群众进行生活体验的内容,而不是弄个单单空谈理论的选修课。在没有让学生进行任何生活体验,仅仅讲了一点儿写作知识的情况下,直接就让学生进行科幻小说的创作,本身这种课程设置就有很大的不合理性。这种课程很难产生高质量的文艺作品,最终结果也只不过是浪费了教师和学生双方的时间而已。

  二、教师教学应该符合教育规律

  另一方面,教育质量的好坏也在于教师的教学状况。而在这一文艺创作课程中,相关老师也要提升教学水平以适应此种课程教育规律的。

  比如说,在强调自己要给学生零分的那个声明里面,苏湛就写道:“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又或曰:不责奸佞,何以酬忠义?成绩者,国之公器,人才之所系,湛不敢自专,故延请校外专家共阅诸君奇文以勘贤愚。视今诸生,有长于言辞,妙笔生花者,擢于上等以褒其能;有讷言敏行,藏秀于心者,诸师虽秉笔直判,亦皆予合格,以慰其劳。人各有能,不可强求,但诚实勤勉,皆我赤子。惟抄袭剽窃、沐猴而冠之丑行,诸恶之首,天下所共诛,必不容也。”

  然而事实上,好的文艺作品其语言必须要贴近群众与贴近生活,如果只是一些堆砌辞藻、脱离生活的语言文字也没有太多文学上的价值。因此,教师讲授文艺创作课时更应该以身作则,避免给学生带来不良影响。

  顺便说一下,中国古代的确曾经发生过多次倡导“古文”的运动,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韩愈等在唐朝的古文运动。但是这种运动本质上讲是托古改制,力求让语言更加贴近而不是远离生活。我们只要对比一下司马相如和韩愈的名篇,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

  【滭弗宓汩,逼侧泌瀄。横流逆折,转腾潎冽,滂濞沆溉。穹隆云桡,宛潬胶戾。逾波趋浥,涖涖下濑。批岩冲拥,奔扬滞沛。临坻注壑,瀺灂霣坠,沈沈隐隐,砰磅訇礚,潏潏淈淈,湁潗鼎沸。驰波跳沫,汩濦漂疾。

  (司马相如《上林赋》)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韩愈《师说》)】

  三、“诚信”不能搞双重标准

  当然,有的朋友可能会说,就算这门课程设置的不合理,教学质量也不高,但文艺创作抄袭本身就是一种极不道德的现象,给零分也是理所当然的。其实,这种认识看似有一定的合理性,其实也是我们长期抛弃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产物。

  严格意义上来说,优秀的文艺作品是不可能被抄袭的。因为文艺作品的核心并不是语言文字更不是情节套路,而是对于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的深刻体验,反映的是“典型环境下的典型性格”。因此,没有这种体验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抄袭成功的。比如说,《红楼梦》和鲁迅的作品就摆在那里,但是只要有点自知之明的人就知道自己抄不来。因为抄袭者不可能有相关的生活体验,像原创者一样反映出典型环境下的典型性格。

  那么,为什么今天的作家大都特别反对抄袭?而且像琼瑶的小说和某些网络小说很多都被抄袭成功了呢?答案很简单,因为这些作品本身就没有反映典型环境下的典型性格,而是通过胡编乱造一些情节套路等低级趣味来吸引读者。其根本称不上是文学,只不过是在资本控制下攫取利润的一种文化快餐甚至文化垃圾而已。那些作家实际上不过是资本控制的写手,反对抄袭也仅仅是为了反对老板的利润被别人夺走,和提高文艺作品的质量毫无关系。

  其实,如果要是真正有了生活体验,文艺作品即使是文字和情节等方面相似,其价值也丝毫不会因此而降低。比如说,莱蒙托夫《当代英雄》和屠格涅夫的《罗亭》在故事情节与人物塑造方面与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大同小异。但是,不但没有人把莱蒙托夫和屠格涅夫这种做法视做抄袭,反而被称之为塑造了“多余人”的“系列形象”,成为了俄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其实,教师如果能在第一堂课时就说明这门课最后要求写一篇科幻小说,一旦抄袭的话给零分,让兴趣不高的人退课,很多矛盾就不会产生了。如果开始时不做任何说明,到最后学生退不了课时才说,本身也是侵犯学生知情同意权的行为。

  另外,真正需要反对抄袭的不是文艺作品而是学术著作。现实中不少大学教授存在抄袭、代笔或者胡编乱造等学术造假现象是众所周知的,但我们却很少看到那些对学生“不诚信”处罚异常严厉的教授以同样地积极性同学界中的不正之风作斗争,这恐怕也是令人深思的。

  四、单纯给大学生加压是推卸责任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上面这些分析并不是针对苏教授个人和中科院大学的。这种现象仅仅是长期以来高校里“去马克思主义化”流行,导致课程与教学混乱的一个缩影。

  从上面的分析当中,我们可以看出在现在大学课程去马克思主义流行的情况下,单纯鼓吹强化教师的权威和学校对于教学的管理,如“给学生零分”,“宽进严出”等,往往只能是浪费学生的精力,很难在根本上收到良好的效果。对于一些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课程更是如此,甚至有可能让学生被老师带歪,更加远离马克思主义,这就违背了高校教育的初衷。

  那么,为什么这种做法还这么流行,甚至得到了不少媒体的吹捧呢?答案很简单,学生是弱势群体,强调高校教育质量不高,学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等问题仅仅是学生的责任,其实也就回避了资本势力泛滥与学术界和教育界去马克思主义化等更深入的原因。

  比如说,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现在大学生的就业越来越困难,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学习不努力,而是资本势力膨胀下相对人口增加的必然产物。这也就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指出的:

  【过剩的工人人口是积累或资本主义基础上的财富发展的必然产物,但是这种过剩人口反过来又成为资本主义积累的杠杆,甚至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的一个条件。……劳动生产力越是增长,资本造成的劳动供给比资本对工人的需求越是增加得快。工人阶级中就业部分的过度劳动,扩大了它的后备军的队伍,而后者通过竞争加在就业工人身上的增大的压力,又反过来迫使就业工人不得不从事过度劳动和听从资本的摆布。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从事过度劳动迫使它的另一部分无事可做,反过来,它的一部分无事可做迫使它的另一部分从事过度劳动,这成了各个资本家致富的手段。】

  但问题在于,大学当中的高级知识分子们享有很大的话语权,更不要说近年来日益膨胀的资本势力了。因此,某些媒体往往不敢强调教师和学校的责任,更不敢强调背后资本势力的责任。其把责任完全推给学生,单纯鼓吹给大学生们加大压力,如“给学生零分”,“宽进严出”等,也就成了当前社会环境下的某种必然。

  这当然不是说今天的大学当中不存在学生不努力的现象,更不是说大学生就应该靠抄袭等手段应付差事,只是说学校和教师乃至社会上的资本势力才是高校教育质量不高,学生就业形势严峻等问题的主要责任者。而且事实上今天的大学生们承受的压力并不小,特别是由于受西方教育模式影响,很多大学要求学生学习的劣质选修课越来越多。因此,我不太看好“给学生零分”等单纯强调给大学生们加大压力的做法。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学生与教师和学校在教育中的地位是不对等的。即使单纯要想改变现在很多大学教育质量不高的情况,也应该更多的从学校和教师入手。像如果要是把大学的教学和考试分割开来,由国家对高校的骨干课程实行统一考试,规定学生通不过统一考试的比例达到一定程度要问责相关学校的领导,某门课通不过的人数较多要清退授课教师,那么学校和教师肯定就会加强授课质量,大学的教学质量自然就提高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