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黄卫东:中美贸易战双方得失分析与对策建议

作者:黄卫东 发布时间:2018-09-03 20:30:33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摘要:我们本应学习美国1945年二战结束时解决严重生产过剩危机的办法应对贸易战带来的海外市场减少,主要是调整分配,大幅度提高普通劳动者收入,增加国内购买能力和市场,同时将高收入者所得税税率提高到94%。但是,主流经济界却压低老百姓收入,采用美国30年代愚蠢的降低汇率办法。而美国在整个30年代大都处于严重的失业和经济危机,有大批老百姓饿死,到1941年美国参战征兵时, 40%青年体检不合格,是完全失败的方法。我们的问题在于设定的贸易战目标是追求贸易顺差,这是方向性错误,为此采用降低人民币汇率来保证贸易顺差,给美国和西方奉送利益,让美国政府凭空获得关税收入,甚至还将大量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祈求美方放弃贸易战。其根源是我国主流经济学家是美国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的,所提对策是为美国经济利益服务的。

  一、中美贸易战双方措施介绍与得失分析

  北京时间2018年7月6日12点整,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美国政府宣布对涉及中国出口到美国340亿美元的多种商品加征25%进口商品关税。1秒种后,中国政府同样宣布对美国部分商品加征25%关税。

  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公开理由之一,是中国大量商品占据美国市场,影响了美国产业的发展,是造成美国产业空心化的主要原因之一,公开要求中国政府承诺采取干预行动(也就是不再遵循世界贸易协定要求的自由市场原则),减小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遭到中国反对,于是,就宣布实施早已威胁要采取的针对中国商品增加25%关税的措施。中国则针锋相对地应战。双方采取加征关税的贸易战措施,最可能的后果,就是双方出口商品在对方市场上的价格都大幅度攀升,从而销售量大减。

  对外贸易有利贸易双方的经济,其根本原因是双方各自可以扩大本国生产的产品产量,销售到对方市场,从而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产业专家总结的一个基本规律,就是产业规模扩大十倍,生产效率就会增大2倍,成本就会下降一半,也就是说,增加生产规模十倍,同样的劳动,产出翻番。因此,增加国际贸易能够增加生产规模,有利经济发展和老百姓福利。等到两国贸易规模已经形成,如果因贸易战而不得不大幅度减少生产,不仅会降低生产效率,而且会造成大量生产设备闲置,导致企业经济效益急剧减少,往往会有大量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引发严重的生产过剩带来的经济危机。因此,贸易战有可能带来两败俱伤的局面,实际走向则需要看两国政府的应对措施了。

  二战前的德国,针对30年代初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就应对有方,迅速从一个经济崩溃的战败国成长为经济强国和军事强国,击败和占领其主要对手法国,而更重要的原因是英法美等国应对贸易战无方而变弱。当时美国生产的产品,包括粮食产量都下降了一半,失业率高达25%,美国报纸报道饿死了很多人,国内动乱不止,甚至一些城市和政府机构都被乱民占领,也就只能对德国的对外军事侵略不断妥协退让了。

  笔者早在贸易战开战几天后,就正确预测了中国的主要应对措施,就是降低人民币汇率(参见:对外贸易顺差真的对中国有利,对美国不利?)。笔者在文章中指出,在过去一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已经降低5%,这足以抵消中美贸易战美国第一项措施影响,维持了出口顺差。其原因很简单,美国政府对我国340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就等于增加了我国这部分出口到美国市场产品25%成本。我们降低5%人民币汇率,等于降低所有出口到美国市场产品5%成本,就能够保持对美出口产品总量。

  8月23日,美国对中国16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已经生效,这是美国自关税战争打响以来第二轮对华加征关税。同时,美国对华2000亿商品加征关税的听证会也如期举行,人们估计,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会如期生效。而中国的应对措施就是进一步降低人民币汇率,现在人民币汇率已经比一个多月前低5%,比三个月前的人民币汇率差不多低10%了。

  笔者早已分析指出,这是单方面给美国政府提供收益,就是让美国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获得了加征的关税,而它们都由中国老百姓承担。其原因在于,人民币汇率的降低,就意味着进口商品价格的增加,人民币汇率降低10%,进口商品价格就增加11%,从而推动了国内商品价格的上涨,老百姓就需要更多的支出保持原有的消费水平。如果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都增加征收25%关税,而中国只能降低人民币汇率来应对,就等于让美国政府每年从中国老百姓头上征收的这些关税,从而让美国政府每年从中国人头上获得上千亿美元税收收入。8月初,环球网发表文章,嘲笑特朗普上台发动贸易战,不但没有实现减少逆差的目标,反而让美国逆差增加了,却不知,美国的真正目标不是特朗普公开宣传的削减逆差的目标,而是借贸易战获利。否则美国早就可以以操控汇率指控来限制其他国家采取这样的对策,实现他们的目标了。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美国总统罗斯福上任时,也是采取降低美元汇率的对策。当时的国际货币实际是黄金,各国发行与黄金挂钩的纸币。罗斯福上台时,美国经济已停摆,老百姓担心美元会变成废纸,纷纷拿纸币换黄金,导致银行业停止运行。罗斯福一上台,就发布法律,强制要求老百姓将黄金交还银行,换取美元纸币,此后罗斯福就大幅度降低美元含金量。在罗斯福上台时,1盎司黄金仅值20.67美元,不到一年,就降低到35美元了,等于降低美元汇率约70%,也就让美国政府从美国老百姓手里免费拿走了数千吨黄金,超过当时和现在除美国之外各国政府的黄金储备。但这是愚蠢而错误的对策,并不解决问题。由于从老百姓手里拿走了大量资金,降低了购买力,从而加重了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当时英法各国都采取该措施,都纷纷降低货币的含金量,导致各国外贸都大幅度降低,当时美国对外贸易减少60-80%。美国在整个30年代大都处于严重的失业和经济危机,有大批老百姓饿死,到1941年美国参战征兵时, 40%青年体检不合格,说明降低美元汇率是完全失败的方法。

  当然,现在美国不会采取这样的愚蠢对策了,而是鼓励对手采取这样的愚蠢对策。实际上,美国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他国实施华盛顿共识十项宏观政策,就包括这样的愚蠢对策。每当一个国家遭遇经济危机,向美国精英及其控制的机构,如世界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求助时,美国就会要求求助国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否则就不会提供贷款给求助国。美国精英还经常挥舞贸易自由化大棒,就是指责对手没有遵循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原则,这是美国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的三大基本原则,要限制对手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来惩罚对手。华盛顿共识第五条政策,就是公开要求他国政府干预汇率市场,实施低货币汇率政策,其推销的理由是可以通过扩大出口,增加生产。问题在于增加生产,并不一定等于增加本国老百姓福利,而低货币汇率政策,已经严重损害国民利益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各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时,当时该组织就指责各国汇率高估,要求降低汇率。

  等到对手的经济适应了新的低货币汇率环境了,美国精英又会指责对手操纵汇率,要求提高汇率,威胁对手在其他方面让步。当真正的贸易战打响了,美国精英却往往忽略了对手降低汇率的对策,这是历史上曾经经常采用的对策,是学术界众所周知的对策,就像这次中美贸易战,已经过去50多天,美国精英们绝口不提中国降低人民币的应对措施。正是因为中国采取降低汇率的方式应对美国的贸易战,使美国单方面获利,才推动美国进一步加大加征关税的范围。至于中国也对等征收关税,问题是美国出口到中国商品一共才1300多亿美元,仅相当于中国对美出口四分之一,当美国即将通过2000亿美元,使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范围达到2500亿美元时,这不到中国对美出口一半,已经无法对等了。

  美国让中国境内企业生产的商品占据美国市场很大份额,其贸易逆差约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44%,远超其他国家,等于印钞获得了中国大量物资,不仅免费获得大量利益,而且借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迷信贸易顺差有利论,让中国单方面向美国和西方开放主权,让美国资本家控制了我国很多经济主权和货币主权。7月7日,笔者发表文章,《评中美贸易战中方的三项新政策》,评论4-6月我国实施的措施,就是在美国贸易战威胁下,交出更多经济主权和金融主权给美国资本家,希望通过这些让步,换取美国放弃贸易战:

  第一,6月28号国家发改委颁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修订说明,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农业种子、电网、铁路、海上运输、测绘、金融机构等22个领域向美国和西方资本家全面开放。从文件本身来看,是不在限制和歧视外国资本家,是平等对待外国资本家,应是我国政府在加快落实加入世界贸易协定所承诺的国民待遇原则(所谓负面清单,就是不再具体审查,就是放弃政府干预经济的一些主权,问题是美国和西方并不对等向中国开放这些经济主权,中国在美国申请开办企业,常被安全之类理由禁止,管理人员则常受入境限制而受到严重歧视性影响)。

  第二,6月15日,国务院推出《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倾斜措施,推进外资进入中国,可谓是新一轮的优惠引进外资政策,它既违反中国宪法,也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非歧视的国民待遇原则,恐怕是单方面应美方要求制定的政策4。

  第三,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今年11项金融开放重磅措施和时间表,让外资可以自由进入中国金融业,可以自由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市场交易主要使用衍生货币,都是银行发行的,远多于央行发行的现钞。易纲预计到6月30日六项金融开放措施将大部分到位,年底前还将推出另外五项开放措施(同样是单方面开放金融主权给美国和西方,让西方资本家到中国开办银行等印钞机构,可以自由印钞)。

  事实是妥协退让,让美国精英不劳而获,才是让美国精英尝到甜头,不断加大讹诈的主要原因,也是美国特朗普最近一个多月继续扩大加征关税范围的重要原因。

  过去美国精英经常打着贸易自由化的幌子,指责中国维护经济主权的行为违反世界贸易协定的基本原则,美国为中国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则成了美国精英的传声筒,为美国精英的不合理要求背书叫好,于是,美国精英们就能够不断增加和扩大控制中国经济主权的范围而获利。但是,谎言毕竟是谎言,很多中国有识之士发表文章,揭露美国的要求是不合理的,是单方面侵占中国利益和主权。例如,1995年实施的依据外汇储备发行人民币,就是央行发行的人民币必须购买外汇保存起来,发行的人民币与储备的外汇一一对应,人民币等于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就等于将人民币发行主权完全交给西方,发行收益也完全交给西方,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和西方凭此在中国免费获得了27万亿元人民币资金,控制了大量中国的经济资源。但在很多有识之士的揭露和反对下,例如,笔者在2010年初发表的《十大荒谬经济现象》,就很好地揭露了该项制度的荒谬,也推动2015年国家央行废除了该套人民币发行办法,而是改以购买国内银行债券增发人民币了,从而将发行的人民币都交给了本国银行,发行收益也就交给了央行。中国人民的觉醒,是美国精英加快讹诈掠夺步伐的重要原因。

  美国逼迫中国就范的另一重要手段是禁售。美国和世界各国经济往来,是分等级的,对不同国家,即使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也有禁售商品清单,而不是美国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经常在中国主流媒体为美国精英宣传的贸易自由化。在新中国前30年,美国不承认新中国政权,不和中国建交,禁止和中国贸易往来,包括禁售物资给中国,对中国进行经济封锁。1979年建交后,才开始双方正式的贸易往来,但仍限制向中国禁售很多物资。不仅如此,美国还和其盟国签订《瓦森纳协定》,要求盟国和美国一道,禁售很多战略物资给中国,这都是美国长期实施的阻碍中国发展的主要措施。特朗普上台后,又玩出了新的花样,开始对中国一些公司禁售更多物资,如对著名的中兴公司禁售芯片,让中兴公司停摆。甚至逼迫我国同意,让美方派人监管中兴,代替中国政府管理,等于让美国在攫取中国经济主权方面又打开了一个新的缺口。

  令人奇怪的是,主流经济界不知道借鉴美国的禁售做法来惩罚美国的贸易战,而是用相反手段,低价贱卖增加销售产品给美国,它真的是惩罚对手吗?从美国历史上的物价数据来看,在中国大规模低价贱卖产品给美国之前,美国物价很少稳定,不是通货膨胀,就是通货紧缩,甚至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按石油或黄金价格计算,通货膨胀率高达每年40%,美联储确定的基准利率曾数年高达20%,经济和金融濒临崩溃。正是依靠中国低价贱卖贸易,美国在最近十几年第一次实现了持续的物价稳定。如果中国也采取禁售某种占据市场份额较大商品,就会使美国经济遭受重创。中国曾经限制稀土出口量,就让整个西方反对,中国应借贸易战和美国禁售很多物资给中国为理由,也反过来对美国禁售某些物资,以影响美国经济和贸易战走向。

  二、中国采取错误对策的根源

  此次中美贸易战,特朗普还要求中国扩大开放投资范围,却反过来限制中国对美投资,要求中国不要报复,其官方说法是要求中国不“反对、挑战或以其他方式报复美国限制中国投资美国敏感技术领域或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领域”,等于赤裸裸地要求中国单方面开放经济主权给美国精英了,显然其讹诈行为,比以前又前进了一大步。例如,中国允许苹果公司占领中国市场,但是美国却禁止其在世界市场的主要对手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华为占据电信市场第一)。就是允许中兴进入美国市场,也控制了产业链,最近又通过禁售获得监管权。

  从中国在贸易战开战前的三项措施和中兴事件结果来看,显然是默认了美国精英公开要求攫取中国经济主权的不合理要求,这是中国陷入完全经济殖民地地位的又一重大步骤。这是美国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充斥和控制中国主流经济界的必然结果。在他们看来,中国面对美国,大致有四大弱点:

  1、 资本依赖,所谓资本,在精英们眼里就是西方货币。长期以来,精英们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印人民币必须兑换西方货币储备起来,作为人民币发行依据,而西方拿货币,则主要是购买中国物资,才使中国精英能换到西方货币。因此,西方减少购买中国工厂和商品,中国就难以增发货币,市场经济就无法发展。这实际上是精英们免费奉送货币发行权给西方的结果,是主流经济精英不懂货币常识的结果,长期以来,精英们不是依据本国经济发展和市场需要发行货币,而是依据西方需要发行人民币,将发行人民币免费交给西方,从而缺少货币,也就是精英们所说的资本,形成了对西方的资本依赖(现已被揭穿和打破)。

  2、 市场依赖,就是中国产品出口市场严重依赖美国和西方。美国和西方不进口中国产品,中国的很多工厂就只能倒闭关门,工人就会失业,经济就会发生危机了。对比美国,大部分妇女不工作,劳动者工作时间大幅度缩短,实际工作的劳动力占比远低于中国,为什么美国不会出现经济危机问题。实际是精英们压低劳动者工作,减少老百姓福利,使国内市场严重低于产出。每年国内老百姓消费产品只占30%,不到美国和西方一半,大部分产品都出口给西方了。而美国大幅度提高劳动者收入和消费,收入占产出比高达80%以上,比中国高一倍,还从高收入者收税,补助低收入者,2009年美国补贴老百姓支出占美国税收70%以上,使美国消费基尼系数仅在0.3水平。中国长期依赖出口,等于拿产品换美国印制的美元纸币欠条。由于中国开放投资,让美国印钞票控制中国的工厂和各种资产,市场利润主要被美国拿走,等于是给美国免费劳动。

  3、 安全依赖:精英们长期负责为西方免费生产,大量消耗国内资源,我国一些资源已经濒临枯竭。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了资源枯竭,严重对外依赖的“日本式”国家。到2011年,国务院已先后三次,一共批准了69个资源枯竭城市,由中央政府提供财政补贴,防止这些城市经济崩溃。目前部分要害资源高度依赖进口:粮食20%、蛋白质42.8%、食用油67.2%、石油60%、天然气32.2%、铁矿石78.5%、铜矿81.7%、铝土矿74%、镍矿70%……都是来自进口。另一方面,美国在世界各地建有570多座军事基地和设施,控制了全球的运输通道,还有很多资源来自美国的西方盟国和美国控制的小国,经济安全早已被美国和西方控制。就实际来看,中国进口的资源,基本是为满足为西方免费生产所需要。毛泽东时代,美国和西方公开敌对,军事威胁和经济封锁中国,中国都能和很多国家进行贸易,现在我们有什么理由害怕美国的安全威胁?这只不过对美妥协投降派的借口。

  4、 技术依赖:就是中国的技术和关键设备依赖从美国和西方进口。虽然中国在大部分产品的生产能力上都占据世界一半左右,但生产这些产品的大部分关键机器设备,以及少数关键产品零件却来自西方。例如,具有计算功能的芯片生产设备主要来自西方,很多芯片也是西方生产。由于芯片广泛应用到很多产品,从而使我们的工业严重依赖美国和西方。例如,我国通信行业是少数占据国际领先地位的行业,但通信行业需要大量使用芯片,很多芯片来自美国,美国政府不久前曾严禁美国企业出售芯片给中国第二大通信公司中兴通讯,使中兴公司生产无法进行,不得不妥协,接收美国政府无理的处罚和对经济主权的粗暴干涉和控制。这是改开时代放弃自己的企业产品,开放投资和市场,进口西方产品的必然结果。西方资本家到中国投资,其结果是打垮了中国企业,使国内企业无法提供产品,产品市场被西方占据,从而形成了技术依赖。

  美国借助他们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让中国主流经济界迷信地认为中国经济离不开美国,必须服从美国领导,从而让美国攫取了大量中国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其结果就是美国每年从中国掠夺了大量财富。以美国苹果最新手机Iphone8为例,都是由在中国经营的企业生产的,但美国苹果公司仅需要付出不到1650元,就能拿到一台中国境内生产的产品,转手在中国市场售价高达5888元,甚至高于美国市场价格,利润率是257%,等于苹果公司每在中国售出一台苹果手机,就免费得到2.5台苹果手机。由于苹果手机在中国销售量巨大,长期占据前列,赚取的利润足够在中国购买手机,供应美国手机市场了。2009年苹果手机才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到2016年,按照4月3日德国德意志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发表的一份中美贸易关系研究报告,苹果公司在华收入就已经高达480亿美元,大部分都是利润,使苹果公司利润大都来自中国。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过一句名言,“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家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通常各国都会制定法律限制暴利,绝不允许超过100%的暴利。例如,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各邦法律差别很大,但都制定法律,禁止贷款利率超过20-30%,限制金融机构暴利。但是,美国的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利润率,长期以来高达200-300%。美国在中国攫取暴利的,又岂止一个苹果公司。中国虽然早就制定反暴利法,却从来不敢用于限制美国的公司,包括苹果公司。因此,美国精英在中国攫取250%以上的暴利,却不需承担任何风险。美国和西方的公司早就因这种超国民待遇而获利甚多,它与旧中国时代的不平等协议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只是更隐晦和具有更多欺骗性了。

  美国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早就指出,中美经贸合作是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模式。虽然在过去几年里,中国每年对外贸易顺差都高达5000亿美元,但外汇储备不但不能增加,反而有所减少。当年美国消费的工业消费品,很大部分来自中国,不但不需要向中国付美元欠条,反而中国倒欠;中国净出口了大量商品,却不再增加外汇收入,反而外汇存款减少,等于为美国和西方免费生产加上倒贴。笔者早在两年前就发表文章指出,已经形成了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享用的经济新常态。大量矿产资源变成产品,免费输出到国外,造成环境日趋恶化,资源走向枯竭,物价不断上涨的严重后果。这是奉送经济主权和货币主权的必然后果。

  发生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我国主流经济界被美国培养的经济学家控制。笔者曾在去年年初在《海派经济学》上发表学术文章《美国的金融洗劫为什么能够得逞?》,论证我们的主流经济金融专家们所秉持的观点,基本来自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而与美国培养人才的金融和经济教科书的论点,以及美国和西方政府实际实施的政策是相反的。其根源在于他们大都是美国精英用意识形态经济学培养出来,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人才。举例来说,就对外贸易来说,基本原则是贸易平衡,这是美国大学为培养国际贸易人才所使用的《国际经济学》教科书(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著)所明确的经济学原则,甚至德国精英将该原则列入宪法,视为不可违背的神圣原则。其原因在于,贸易顺差等于拿物资换取外国政府印制的不断自动贬值赖账的货币欠条,更重要的是,让对方印制货币欠条,就可以拿走我们的物资,这等于让对方无代价地占有了我们的货币主权,操纵我们的市场和经济,十分有害我们的经济发展。但是,我国主流经济学家们则主张并推进贸易顺差,自200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每年都是贸易顺差,而且顺差额度越来越大,常常超过5000亿美元。当然,由于推动贸易顺差而付出的额外代价,交出很多经济主权,使外资在中国获得利益逐渐增多,近几年来大部分贸易顺差都被外资在中国的利润所抵消。

  在这样的愚蠢应对措施下,中国必然被逐步削弱,如果不能打破美国借助他们培养的主流经济学家在中国设置的错误意识形态,中国人必将走上美洲印第安人不断被削弱,最终被亡国灭种的命运。美国历史上就是不断通过协议,让印第安人从东部富饶的大平原一步步妥协退让到西方贫瘠的荒漠,最终被美国灭种。最近30多年来,美国一步步不断扩大攫取中国的经济主权,等于不断增加攫取中国利益,削弱中国实力的利剑,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三、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对策和建议

  我们该如何应对美国的贸易战?美国发起贸易战,减少进口中国商品,造成中国产品积压,引发生产过剩型经济危机。但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生产过剩是二战结束后的美国。二战期间,美国组织了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到二战结束前,美国军队人数已经高达1200多万。同时美国本土没有收到战争的侵扰,成为同盟国军火生产基地,生产的军火不仅供应了美国军队,而且供应了盟国很多军火,总计500多亿美元,也让美国在军事工业上投入了大量劳动力。随着1945年二战的结束,美国1200万军队中1000多万人因复员而失业,而生产军火的2000多万工人也因战争终止,不再需要生产军火而同时失业,失业大军约占美国劳动力50%以上,远远超过美国30年代初的经济危机时的最高失业率25%。因为战争消耗,当时美国政府还负债累累,联邦政府债务约是美国一年国民产值的130%,这在美国和西方历史上也是罕见。

  在这种生产过剩危机更加严重而且政府债务累累的时候,美国精英充分借鉴了30年代德国应对贸易战的做法,联邦政府仍然大肆举债,开始高投入建设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和机场。单在1946年,仅一年时间,美国就建成1259个机场,是我国现有机场数量的两倍多。这是笔者从美国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看到的,美国精英从不宣传这种真正有效的应对生产过剩问题的措施。

  美国解决失业和生产过剩的更重要的措施是关于分配,一方面美国制定最低工资法,大幅度提高工人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大幅度提高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和最低纳税额,从而从高收入者手里收税,补贴低收入者和政府债务。由于美国劳动者收入很高,美国资本所得不到国民产出的20%,最低时不到10%,而劳动者所得则占80-90%以上。因此,美国的税收主要来自个人,占税收85%以上。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高收入者的税率,最高达94%,也就是说,收入达到一定额度以后,所得收入基本上交给美国政府,美国八十年代总统里根在二战前后是个演员,在回忆录中介绍,那时有很多名演员一年只工作两个月就不愿工作了,原因就是个人所得税率太高。政府从高收入者大量收税,不仅可以用来偿还政府债务,而且可以用来补贴低收入者消费,从而极大地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

  然而,在改开时代的中国,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理论指导下,我国经济界提出劳动力比较优势理论来指导制定经济政策,其实质就是压低劳动者工资,降低出口产品价格,增加出口来增加外汇收入,以便进口先进的外国技术和设备,推动经济发展。其指导思想就是完全相反的,它成为改开时代出口导向国策的主要理论依据,主导我国改开时代经济发展战略几十年,使我国从独立自主的经济模式,变成对外严重依赖的经济模式。我国劳动者收入占产出的比例,也就从改开之前的69%,一路下降,到现在仅有41%左右。大部分产出被控制产业链的西方资本家拿走。由于分配还很不平均,很大部分收入被少数人拿走,消费占产出比例更是低至30%左右,远低于美国一半。我国出口产品占国民产出比例,一度高达60%左右,也就是说,大部分产出供应给西方,一旦西方减少进口,我国就会发生生产过剩危机。

  从经济学原理来看,劳动者收入不提高,只有少数人高工资,工业产品只能销售给少数高工资者,销售量就必然被限制了,工业规模也就难以扩大,即使象当今中国这样扩大规模,也只是为西方免费生产。

  我国虽有庞大生产能力,大部分工业产品都占世界一半左右,基础建设方面却甚为落后。例如,我国下水道建设标准仅是抵御1-2年一遇的暴雨,而美国和西方的标准是抵御10-100年一遇暴雨。致使我国每年夏季都会有很多城市,因下水道排水能力有限而遭遇局部水灾。相比美国1946年一年建成1259个机场,改开30年,我国仅增加民用机场77个,略低于前30年。如果算上军用机场,则远远低于前30年,因为我国500个机场,大部分机场都是前30年建设的。中国如此低下的建设能力,难道是因为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还赶不上美国七十年前?事实是中国大部分工业产品都是美国巅峰时期5倍以上,技术水平也远高于当时的美国。我们应该组织自己的人力为国内建设服务,包括大搞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为西方服务。

  我们还应该收回大量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的经济主权和货币主权。以苹果公司为例,从技术积累来看,苹果公司本是软件为主的公司,其生产的苹果产品,除软件是苹果开放的,硬件基本都是配套公司生产的,在通信领域更是毫无积累,与我国华为中兴占据世界第一和第四的通信公司根本无法相比。而且苹果手机连输入汉字的基本功能都不全,主要通过广告宣传扩大市场,却长期占据中国手机市场榜首,甚至在过去几年里,攫取了手机市场大部分利润。苹果公司除了抢占中国市场,拿走中国人的财富,给中国有什么贡献?将苹果赶出中国市场,就可以让苹果拿走的利润,每年高达300亿美元以上,成为购买力,增加国内产品销售量,就能弥补美国第一项贸易战措施带来的市场减少了,而且还消除了苹果公司所获利润。美国在中国吸血的公司,又岂止一个苹果。我们又什么理由担心生产过剩带来的问题?

  更重要的措施是借鉴美国和西方的经验,调整分配,也就是大幅度提高普通劳动者,包括农民工的收入和待遇,从而提高劳动者占产出比例,减小资本的比例。提高底层劳动者收入和分配比例,从而提高国内消费能力和消费市场,不仅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且实现生产目的,让经济成果真正为本国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西方服务。中国老百姓的人均消费量与美国还存在数量级的差别,只要大幅度提高了收入,就必然能够大幅度提高国内市场,消除西方关闭市场带来的影响。同时让老百姓能够有能力消费国内的基础设施,也才能让基础设施为国内老百姓服务,而不是为美国和西方服务。国内为吸引西方资本,建设大量工厂等设施,实际是为西方免费服务。

  此外,中国要维护本国利益,就应该收回各种交给美国和西方的货币和经济主权,应该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停止为扩大出口增加贸易顺差的出口退税,停止对外资的优惠政策,禁止外资在中国的非法经营,包括暴利经营,以大幅度削减出口,同时大幅度削减外资,消除和防范他们对中国利益的掠夺。总结为一句话,就是回到毛泽东独立自主的经济发展路线上,新中国建国之初,有很多好的对策,这里不再赘述。

  作者:黄卫东,博士,从事研究工作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