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全球化,没有解决好的三个问题

作者:张燕生 发布时间:2018-09-01 10:23:53 来源:环球时报 字体:   |    |  

  由于美国在世界各地挑起贸易摩擦,再加上世界经济的不景气,以及频频爆发的难民危机与日益泛滥的民粹主义,不少人对世界前景持悲观的态度。

  判断这个世界未来的前景是悲观还是乐观,很大程度是取决于国际社会如何做出努力。如果国际社会进一步陷入各自为政、四分五裂,以邻为壑,都把本国矛盾转嫁与人,矛盾、分歧和冲突就有可能失控,世界未来前途的预期就会悲观。

  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以及七八十年代,世界上都曾经发生过全球化倒退、国际社会分裂,主要大国不负责任的情况,最后的结果就是战争、动乱、萧条、滞胀、石油危机或者布雷顿森林体系破产。

  另外一方面,世界经济也有着值得乐观的预期。当前的世界仍然是积极面、积极因素占主导。比如,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世界经济的增长预期,2017年是3.7%,2018年是3.9%,2019年是3.9%,平均高于1990到2007年3.74%的年均增速。因此世界经济的基本面是向好的。

  按照WTO预测的全球货物贸易量的增长,也可以看到,2016年预计是1.3%,2017年是4.7%,2018年是4.4%,2019年是4%,从2017年开始,世界货物贸易量的增长都是高于同期的GDP增速,因此全球的贸易基本面也是看好的。再看全球的制造业增长率,2016年是2.1%,2017年是3.2%,高技术制造业的增长率是5.3%,基本面也都是看好的。

  但现在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明显增多,逆全球化、保护主义和以邻为壑的势头在全球范围内上升。

  今年1月份的达沃斯论坛上,能够听到的欧洲大陆声音是,马克龙和默克尔仍然主张推动传统的自由贸易;特朗普和美国的声音是,认为在传统的自由贸易中,美国吃了亏,不公平。可以看到,美国认为其承担大国责任、其他国家和地区搭便车是不公平的,它不愿意再继续承担大国责任。这样一来,国际秩序就面临着什么是公平的问题。这里隐含着大国之间的较量,尤其中美这样两个GDP规模超过十万亿美元的大国。较量的目的就是维护美国核心利益,即建立保证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美国“再次伟大”的世界新秩序。

  可以看到,中国希望维护“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际秩序”。所谓稳定的国际秩序,除了西方国家强调基于规则以外,还应该解决开放包容的问题,尤其是兼顾发展利益。但该怎么解决?

  我们发现,在要求脱欧的英国,52%的人投票支持脱欧;支持贸易保护主义的是美国,美国的选民投票把特朗普选上来。为何会如此?一个基本事实是,他们认为开放的国际环境伤害了他们的利益:1%的人独占了开放红利,9%的人跟着喝汤,但90%的人吃了亏。

  在现代全球化过程中,始终没有解决好三个基本问题:

  第一个是没有解决好增长的动力。近年来,全球经历了两次泡沫经济,一次是IT泡沫,资本把科技创新泡沫化;另一次是金融和房地产泡沫。其间,每一笔资本都面临是进实体领域还是进金融和房地产领域的选择。资本是逐利的,如果在全球化开放的形势下,金融和房地产挣钱比实体经济领域多,资本就会大量进入金融和房地产领域,最后就导致了美国经济空心化。我们都希望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开放的国际环境中,但资本如果都去搞金融和房地产泡沫,那就意味着我们离危机不远了。

  第二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开放、越来越相互依存的地球村,但是这个地球村存在巨大的治理赤字。我们没有世界政府,因此也没有机制解决公平问题、解决宏观经济政策的外溢性影响、解决发展不平衡的矛盾。西方人动不动就要求我们要基于西方的规则和秩序,但是西方的规则和秩序一次又一次地把开放的国际环境引入危机和困境,其原因在于,西方的规则无论是开放驱动,或是市场经济驱动,还是创新驱动,都只是解决了全球经济的效率问题,却解决不了全球经济的公平问题。因此内部或全球贫富差距扩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国内和国际的冲突和动荡。

  第三个是世界经济的不平衡问题,如果要解决强劲、平衡、包容和可持续增长问题,必须有一种国际合作机制解决世界经济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增长的矛盾。

  从这个角度看,当今世界是在走向乐观的前途,还是走向悲观的前途,要求我们对当前世界经济存在的一些问题有一个全面深刻的反省,然后在自由贸易、公平贸易、包容贸易之间要找到一个合作的基础,完善世界经济规则和秩序。传统的自由贸易确实能够较好地解决效率问题,但解决不好公平问题。怎么才能解决公平和包容的问题,怎么做到和而不同,怎么兼顾各方面利益和责任?这是未来十年国际社会要共同努力去解决的。否则这个世界就可能不会用合作的基础来解决当前的矛盾,而是用对抗的方式来解决。

  这种方式很可能导致形势失控,失控就可能会带来经济、贸易、创新的冲突,以及各种方式的冲突,最后的结果是把人类社会带向一个我们无法预期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从全球共同利益的角度,结成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就要求我们从实际而不仅仅是理论的角度,找到国际社会共同的利益。

  大国要负责任,一定要解决大国之间冲突对世界产生的外溢影响,这需要非常妥善地解决。如果大国之间的贸易战任性地打下去,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像两头大象在打架,附近的事物都会受到巨大冲击。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希望未来的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是自由贸易的世界,同时也是个公平贸易、包容贸易的世界。但是自由、公平和包容不是哪个大国说了算,而是应该由国际社会用一个民主、包容、开放、合作的方式管控分歧、矛盾和冲突,建立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规则体系,这样我们人类社会才有光明的前途。

  2018-08-29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