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质疑杨天石:给蒋介石吹喇叭就能促进两岸统一?

作者:长河红阳 发布时间:2018-09-14 08:37:46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质疑杨天石:给蒋介石吹喇叭就能促进两岸统一?

  台湾能否与大陆统一,在李登辉上台之后到陈水扁执政,形势越来越清楚:只能取决于大陆高层对武统台湾的安排。即便马英九执政时似乎有些希望,可是,从他对“一中各表”中只强调“各表”绝不言“一中”的言行看,台湾的国民党主流也都齐刷刷的向独派转移立场。所以,台湾能否回归祖国,只能看大陆对武统的准备。除此而外什么样的幻想也不能有。可是,在大陆,还就是有这么一个奇葩级别的学者,有惊人神论如题:给蒋介石吹喇叭就能促进台湾统一。

  此人为谁?

  杨天石。

  他的这个神论并非是他的一句原话,而是在他一个讲座的发言中的归纳。这个讲座——《燕山大讲堂81期实录 杨天石 蒋介石其人》http://view.news.qq.com/a/20100915/000044_1.htm

  本来,这是个老文章。TX上的发表时间在2010年09月15日。可是最近有个微信公众号:“老衲兜史”又从一个《温故》总第25期上挖出来放在微信上散布,可见这个谬论还要造妖作恶祸害一些人的脑筋。所以拎出来吊打吊打。

  杨天石的“神论”是在好几段文字里断续的表述的,所以,我引用他的话语免不了要分段引述,中间用“……”隔开,用意仅在于此,而不是我要断章取义,事先声明:

  【如果不给蒋介石一个实事求是、科学的评价,那么中国近代史、现代史、国共关系史、抗日战争史、台湾史都没法写,甚至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也没有办法写。……所以能不能正确评价蒋介石,能不能给他一个科学的定位,牵涉到能不能给我们的民族、子孙后代留下一部真实的、科学的中国近代史来。重要的是这个问题关涉到海峡两岸和平关系的建立和发展。……果我们对中国近现代史的评价是科学的、正确的,那么台湾人民、包括领导就会很高兴。如果我们的评价有偏差,不正确,或者不完全正确,那么台湾地区的领导人就不高兴。我们常讲,要争取台湾的民心。争取台湾民心,争取两岸和平关系的建立,争取海峡两岸和解和谐,不仅仅是靠做生意。做生意确确实实让人感到大陆对台湾的友好,但还要让台湾人心里面感动。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正确地评价蒋介石,评价国民党,对两岸和平关系,国家统一大业,促进中华民族和解都具有重要意义。】

  文字里的意思呈这样一个递进关系:“实事求是、科学的”评价蒋介石就能写出“科学的、正确的”近现代史,就能让台湾人民、台湾领导高兴,就能“对两岸和平关系,国家统一大业,促进中华民族和解都具有重要意义。”

  一句话,给蒋介石说了好话吹了喇叭,台湾人就很高兴,统一有望了!

  那么,怎么做就是为蒋介石说了好话吹了喇叭?杨天石这样表述:

  【比如说讲到抗日战争,过去我们对蒋介石的评价通常是八个字:“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假定我们今天还用这个调子来写抗争史,那这部抗战史显然是不真实的。大家可以到卢沟桥抗战纪念馆去看,展牌上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换成了“正面战场,积极抗战”,完全颠倒过来了。】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消极抗战的蒋介石夸成一朵花,说他是积极抗战的,那么,这就是“实事求是、正确的”评价蒋介石了。如果不这么评价蒋介石,还和过去一样指责他消极抗战,在这样的在前提下写出的抗战史就是“不真实的”,“台湾人民,包括领导”是会不高兴的!会影响我们统一台湾的。

  那么,我们有必要问:

  蒋介石积极抗战了么?

  关于这个,在杨天石的叙述中,作为论据的居然是“卢沟桥纪念馆”的展牌上的文字“正面战场,积极抗战”。展牌上现在的文字是不是能经得住历史事实拷问那是很有疑问的。因为是否“积极抗战”,那是有硬指标的!是有一个极端严格的“认证体系”在管着的!蒋介石是否“积极抗战”必须拿这个用指标做筛查,用这个“认证体系”来考核!那么,“硬指标”与“认证体系”是什么?

  很简单:你从日寇铁蹄下解放了多少沦陷的国土,你从日寇的刺刀下解放了多少人民?这就是硬指标么,这就是认证体系么!你要对日主动攻击,把战场渗透、深入到日寇的占领区内才算积极抗战!“积极抗战”这个概念本身也有主动攻击的一面,不是说和日寇对峙无战事就是抗战了!沦陷区的人民你不管了么?我国的资源被掠夺你不管了么?日寇动不动就轰炸机凌空轰炸重庆你就不想着想法子报复了么?你要争,你要夺,你要对日寇发起主动攻击!这才是积极抗战呢!以这些指标来认证,蒋介石的“抗战”,真有那么回事?且不说从日寇铁蹄下、刺刀下争夺国土,解放人民,就是一个“豫湘桂”大会战就漏了所谓“抗战”的老底!蒋介石真的“积极抗战”了?这可不能张嘴胡说!展牌的文字本身就是个经不住严格论证的东西,怎么好拿来做支持你的论据呢?国共两党的抗战战国,谁是积极抗战的,谁是消极避战的,美国人亲自用脚丫子“丈量过”,容不得某些人泯灭良知胡说八道!这些美国人就是美国政府派驻延安的“美军观察组”和被成功营救的美军飞行员。这些美国军队的精英人物亲自走遍了中国在华北、华中所有的重要根据地,向国内发回了大量的关于中国抗战的详细报告。

  如“美军观察组”成员谢伟思从亲历的行程和事实中得出结论:

  【共产党控制着华北和华中的敌后广大农村。他说:“我们以前认为这是‘日军占领的’地区,这个概念需要修正,日本人只占领了狭窄的地带,其他地方是为我方力量所控制。”】

  “美军观察组”成员用脚“丈量”的这些地方难道是日本人拱手出让的?!哪一块不是和日寇血拼来的?杨天石盛赞的蒋介石有这个能耐和作为么?当然,包括杨天石在内的“果粉”们会拿22次“会战”说事,可是,反问一下,这22次“会战”哪一次是蒋氏的军队主动发起的?尤其要问:每次“会战”之后,民国政府是收复了国土解放了人民呢,还是丢失了国土抛弃了人民?这也是一个硬指标!那这个硬指标量一量,卡一卡,到底民国政府、蒋介石是不是在“积极抗战”一目了然!容不得别有居心之辈泯灭良知信口雌黄!

  蒋氏从不曾“积极抗战”,但是,有一样事情他却十分地积极。那件事?叛国通敌对日“和谈”!

  抗战态度透露通敌行为

  蒋氏的叛国通敌,是和他对抗战的态度分不开的。他对抗战的态度集中反映、透露在《对于卢沟桥事件之严正表示(庐山谈话)》中。这个“谈话”发表在1937年7月17日。在这个谈话里蒋介石这样说:

  【今日的北平,若果变成昔日的沈阳,今日的冀察,亦将成为昔日的东四省。北平若可变成沈阳,南京又何尝不会变成北平!所以卢沟桥事变的推演,是关系中国国家整个的问题,此事能否结束,就是最后关头的境界。

  第三,万一真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但我们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因为我们是弱国,又因为拥护和平是我们的国策,所以不可求战;我们固然是一个弱国,但不能不保持我们民族的生命,不能不负起祖宗先民所遗留给我们历史上的责任,所以,到了必不得已时,我们不能不应战。】

  这就是蒋氏对抗战的态度——“应战而非求战”——“我们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也就是说,日本人打来,我是要和你打上一打的;不过你日本不来打我,我也不会去进攻你,在中国的国土上,我们是可以和平相处的。原因呢,“我们是弱国”。

  因为中国是弱国,所以抗战的方针只能是消极被动的“应战”?已经践踏中国国土的日本不再主动进攻民国政府,民国政府就可以与死敌“和平共处”???这可真是无耻至极的理由。这个“应战”其实就是退让妥协的意思。就是叛国卖国的勾当!有了这层意思,蒋介石再有和日本媾和的叛国行为那也不足为怪。

  蒋氏通敌第一次

  蒋记民国与日本的第一次妥协“和谈”,就在1937年10月-1938年1月中旬间开始,由日本发起,通过德国驻中国大使陶德曼牵线促成。时值淞沪战役剧烈之际到南京沦陷期间。对于德国做中间人的“和谈”,蒋介石反应“迅速”,而且开出了他的“和谈”底线:

  【只有日本人准备恢复战前状态的情况下,他才能开始同他们谈判】

  也就是说,“七七”事变之前中国被日寇侵占的东三省和热河、察哈尔、冀东可以不向日本讨回,日本可以和民国政府在中国的国土上相安无事!这正是蒋氏在《对于卢沟桥事件之严正表示(庐山谈话)》中所说的“应战而非求战”的注脚。这是不是叛国通敌的卖国勾当?

  这就是!因为蒋介石事实上承认了日本对中国上述领土的侵占!

  可是,这个“谈判”,这个卖国通敌的“和谈”居然就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进行!什么样的无耻与冷血才能安之若素的把这个谈判拉扯到第二年的一月???旧仇未报,新仇——南京的尸山血海居然被无视了,这样的谈判就是在通敌卖国!而这样的通敌卖国“和谈”日本当然不接受,南京都拿下了,你中国都“亡国”了,还有底气和我来回在谈判桌上讲条件?谈判破裂,日本继续势如破竹般追打“国军”。而且,日本更看不起蒋介石,当时的日本近卫政府在“和谈”破裂之后宣布“不以民国为对手”。被羞辱的蒋介石当然要找回些颜面,所以接连在徐州、武汉、广州战役中连下血本。可是,这样的作战方式无非是欧式一战的烂打法,用中国轻装步兵的血肉和日本的重火力优势硬碰硬地死磕。在这方面,蒋记民国根本站不到半点便宜,所以败绩连连。

  对于这次通敌卖国的“和谈”,蒋介石是有完全的责任。不过,对这一次和谈,杨天石却有篇幅长达34页的“辨析”文章为蒋介石洗地——《蒋介石对孔祥熙谋和活动的阻遏——抗战时期中日关系再研究之二》(人民大学出版社《抗战与战后中国》2009年11月版186-220页)。文章里明确的说到陶德曼的牵线和谈蒋介石是同意的,不过,杨氏根据蒋介石的日记把这个无耻的行为解释为“利用”,并引用蒋介石的日记为蒋介石的通敌行为辩护:

  【为缓兵计,亦不得不如此而!】

  “缓兵计”,何为“缓兵计”?那是说,为了延缓日军进攻的势头才会“和谈”。既如此,那么起码就当时情境而言,蒋氏与日本的“和谈”应该达到如下目的:日军对上海的进攻力度应该减小,推进速度应该减缓,甚至于暂停对上海“国军”的攻击。但是,日军的进攻力度、推进速度因为所谓的“和谈”稍有减弱了么?说抗战史,那也是在讲说军事史,讲说者应该有些军事常识的!根据史实描述的战况,结合一些最最基本的军事常识,日本在“和谈”期间什么时候、如何地延缓了对上海、南京的进攻了?上海沦陷就是能狠抽蒋介石的脸!南京的沦陷更能扒了蒋介石的底裤!这是个畏刀避剑一心出卖国家利益的无耻的托词!倒不知杨天石怎么就好意思为蒋介石吹喇叭!

  蒋氏通敌一而再

  在整个1938年,日本的攻势凌厉,相继攻下徐州、武汉、广州后,进攻战线逐渐由华东、华中、华南地势平坦的平原地区向西推进到中国的第二级台地边缘。此时被日军占领的华北,中共八路军为主力的游击战异军突起,成为抗击日军侵略的最主要的作战方式,与日军展开了长期、残酷、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日军不得不抽调精锐兵力北上在华北对中共八路军发动“扫荡”。而且日军的攻势受阻于多山多丘陵的云贵高原边缘与四川盆地东边的险峻山峦地带。受制于这样的多山、多丘陵地势限制,日本强于蒋记民国的炮兵优势发挥不出作用——山峦、丘陵遮蔽、阻隔了炮兵远射的视线以及炮击效果;而日本更加优势的航空兵在山地、丘陵也很难象在平原地带一样方便的辨认出地面上的中国军队阵地、集结区域,这个优势也大打折扣。这样一来,日军再向前扩展战果基本上也无能为力。日军对躲在“山那边”的蒋记民国也实在无可奈何,于是寻机与民国政府开启“和谈”。此时,蒋记民国直面的日本军事压力骤减,他这个政权的生存不再是个问题了,于是响应日寇再次展开“和谈”。这个“和谈”在1938年6月16日开始第一次会谈,蒋记代表孔祥熙。这个“和谈”,日本吸取了第一次“和谈”的教训,居然以民国为对手了。可是,这样的“和谈”还是以日本对民国的军事优势为依仗的,所以,日本政府的方针是“接受中国当时中央政府的投降”。而且这个投降还有个要紧的前提:蒋介石下台。

  在蒋介石看来,民国政府就是他,他就是民国政府。日本以他下台为条件的谈判,实际上和日本近卫政府在1938年初“不以民国为对手”的鄙视没两样,这还是摆明了看不起蒋介石。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霸陵”姿态的“和谈”,蒋介石还是能含垢忍辱,和日本鬼扯到9月1日!可见这个蒋介石对日和谈的心思有多重!在国难当头之际,如此和谈就是通敌卖国!失去的国土不打算夺回么?!被奴役的人民不打算拯救么?!

  对于这一次和谈,杨天石在《蒋介石对孔祥熙谋和活动的阻遏——抗战时期中日关系再研究之二》中彻彻底底把锅甩给孔祥熙了。杨天石的言语:

  【23日,孔祥熙向蒋介石汇报此事(对日和谈),声称“在此时期,似不妨虚与委蛇,以分化其(日本)国内主战派与反战派之势力”。此函发后,蒋介石迅速回电批评。蒋电未见,但其基本精神从孔祥熙6月25日复蒋电可以窥知。孔电云:“顷奉手示,至佩卓见。第前接贾生(替日本牵线人)来电,当即复电切戒。兹承尊嘱,已又去电严谕。”孔特别向蒋表白,为避免发生意外情况,已预留地步,本人所有致贾存德之电,均系秘书具名;前致萱野(日人萱野长知)函,也是采取另附名片的办法,并未签字盖章,希望蒋宽心。】

  杨天石的文字里一句“此函发后,蒋介石迅速回电批评。蒋电未见,但其基本精神从孔祥熙6月25日复蒋电可以窥知”,把锅甩给了孔祥熙。但是,我们从孔祥熙回复蒋介石的电文内容看,也找不到蒋介石断然拒绝对日“和谈”的半点证据!蒋介石对这次谈判还是认可的,同意的!而且从孔祥熙“预留地步”的安排看,孔祥熙已经把这次蒋介石同意的对日“和谈”用尽手段包裹得严严实实。那么,可知,这次“和谈”,依旧是一次不得人心的对日妥协!乃是卖国通敌!而且还是蒋介石求和心切自取其辱的一次外交上的惨败!

  蒋氏通敌二复三

  之后,蒋记民国的日子变得不好过了:汪精卫受蒋氏与日寇两次谈判的“鼓舞”(蒋能与日媾和,我就不能?)在1938年11月派代表在上海与日寇谈判媾和,讨论建立“新政府”;与之同时,汪氏拉拢陈济棠、龙云、何健、张发奎等人以及部分川军高级军官共参与“和平运动”,但是,无人响应。汪精卫的美梦成了泡影,只好在12月18日晚从重庆出走,19日由滇越铁路出逃越南,28日发表声明公开拥护日本提出的建立“东亚新秩序”的主张,公开叛国。蒋记民国的声誉跌至低谷;1940年7月,英国迫于日本压力,关闭滇缅铁路和香港边境;法国也顶不住日本压力,紧随英国参与到对中国的边境封锁中。蒋记民国赖以支撑自己抗战底气的西方外援物资的通道彻底断绝,蒋介石抗战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而此时,日本又不失时机对之诱降,对蒋氏展开了名为“桐工作”的策反。这个策反也是以对日“和谈”的形式进行的,来回往复一年之久。

  当时参与了对日“和谈”的张治平在1953年到日本访问战犯今井武夫时,露了民国当时的实底。日本战犯今井武夫也在他的回忆录里记下了张治平的原话:

  【这个会谈是在蒋介石和戴笠直接领导下的极秘密的事情,重庆政府也是寄予极大的期望的,但是中途泄露了秘密,因此受到行政院副院长和驻美大使的责问式的批评,进行上也势必延缓了。】

  蒋氏与日寇的秘密媾和一变而成为人不齿的公开的叛国行为,这让汪精卫的支持者,如上海《南华日报》主笔林柏生找到了攻击的口实:

  【重庆正在干它称汪所干的大逆不道的事情,重庆和汪之间的差别,仅仅在于重庆是偷偷摸摸地追求它的目标,而汪则直接把和平问题公诸于世。】

  所谓“和平”,其实就是对日媾和的叛国勾当!

  杨氏长文来洗地

  不过呢,杨天石氏对已有的历史史实就是不认可,他要做翻案文章。而他的“学问”上的理由竟然只是这么一段话:

  【日本侵华期间,曾多次向中国方面“诱和”,其中,最为重视的是1940年铃木卓尔、今井武夫在香港和张治平、“宋子良”等人所进行的谈判,日方称之为“桐工作”。至今日本文献中还留有大量资料,有些史家即直接、间接地据此证明蒋介石和重庆国民政府在对日抗战方面的动摇和妥协。然而遗憾的是,这一关系重大的谈判却始终缺乏中文资料的证明。】

  杨天石氏的就是用“始终缺乏中文资料的证明”来认定蒋氏的这个通敌叛国行为乃是子虚乌有。于是呢,杨氏跑到台湾从台湾保存的蒋氏档案中硬是爬梳出一个惊人“真相”,并把这个“真相”写成了一个篇幅46页的长文——《“桐工作”辨析——抗战时期中日关系再研究之三》(人民大学出版社《抗战与战后中国》2009年11月版221-266页):

  【日方所谓“桐工作”,就中国方面来说,不过是军统在香港的几个小特务对日方的玩弄,目的在于刺探情报。谈判中出现的“宋子良”以及重庆行营参谋处副处长陈超霖、最高国防会议秘书主任章有三等人是假货,所出示的蒋介石“亲笔”委任、备忘录等文件是赝品,所转达的蒋介石意见是假“圣旨”。(杨氏书266页)】

  一句话:小孩子的耍闹,不关大人的事情!“桐工作”不关蒋介石的事情,蒋氏的羽毛很干净!

  我们先假设杨天石真的研究出了“桐工作”的真相:蒋介石未曾与闻其事,可是也难打消这样的质疑:如果蒋氏从来不与日寇进行出卖国家利益的“和谈”,把他对中共那种“汉贼不两立”的决绝态度用来对付日本,何至于几个“小特务”就敢拿“和谈”这个能祸及蒋氏声誉的大事情随便“耍闹”呢???而且以蒋氏、戴笠对特务系统控御之高效严厉看,区区几个“小特务”有胆量干这样有损蒋氏声誉的事情么?而且,在杨天石氏提到的他查到的“中文资料”中有这样的记录:

  【中方资料载:戴笠收到张治平7月26日的汇报后,正拟向蒋介石报告……8月12日,代理将上述情况输面报告蒋介石,请求指示(杨氏书236页)】

  如上中方资料看,蒋介石对这个“几个小特务对日方的玩弄”是知道的!当然也就会有相应的指示。换句话,在香港前台表演的固然是几个“小特务”,但是,在幕后指挥操纵者正是蒋介石!这几个“小特务”作为木偶的表演,实际上就贯彻着蒋介石对日“和谈”通敌的意志!是由蒋介石直接操纵的!在抗战时期,任何形式的对日“和谈”都是叛国卖国行为!张治平访问今井武夫是说的话是实话!这个“桐工作”问题没必要再纠缠出面者是不是够层级的大人物,无论出面着是谁,都不能否认蒋介石就是对日媾和通敌!

  这个“几个小特务”的把戏,可以是刺探情报的对日欺瞒,但是,亦可以演变为蒋氏借“小特务”这个渠道对日进行货真假实的“和谈”卖国行动。假戏可以假唱,也可以真做。到底向什么方向演变,这里有个条件:患有歇斯底里般的外援饥渴症的蒋介石要看西方外援是否真的枯竭,真到了那一步,蒋氏与日本媾和出卖国家利益也不是没可能!中国的抗战成败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方面,客观的讲,日本对英法关闭中国的外出通道早有施压,最终见效于1940年7月,英法对中国的封锁导致的西方外援枯竭的恐怖景象,绝对会让蒋氏抗战信心动摇乃至于崩盘!日本的“桐工作”在此时段发动可算是知己知彼的攻心上策!

  通敌暂止为哪般?

  地球的背面是美国,它也在密切关注中国的态势。当英法顶不住日本的压力相继对中国实行边境封锁断绝蒋记民国的外援通道之后,美国适时的出台补救措施:1940年7月实施了针对日本的贸易限制制度,两个月后,废铁被列入美国对日禁止出口商品。

  这样的消息给蒋氏打了强心针,美国驻重庆大使纳尔逊·詹森向罗斯福在做汇报时,转述了蒋氏的外交部长徐谟的话:

  【委员长以及中国政府的其他高级官员现在感到,美英两国正日益认识到,中国的斗争可能对于这两个民主国家未来的安全其重大影响;而且远东的渣场战事与欧洲的战争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此,中国目前比开战以来任何时候都更不愿意接受和平建议。】

  在美国的影响下,英国在10月18日宣布重新开放滇缅边境所有交通。

  有了美国这个强力的外援,也由于张治平所讲的“和谈”消息泄露,蒋介石借由“桐工作”这个机会对日“和谈”通敌的行为才止步。

  改头换面仍通敌

  解决了西方外援枯竭担忧的蒋介石似乎就应该停止对日“和谈”,专心“抗战”了,或者说专心和日本“对峙”了。然而,事实让人切齿心寒,蒋介石对日寇一方的通敌卖国行为一直在进行。1944年豫湘桂大会战,蒋记民国一败涂地,此时,蒋氏勾结日伪的传闻又有。此时的美、英大感紧张:在太平洋战场上,尽管美军开始尝试蛙跳攻击新战法越岛攻击日军,可是日军的坚韧顽强也时常让美军的攻势受挫,美英一方并没有占据绝对优势。如果蒋介石和日本媾和,日军就有更多的兵力补充到太平洋上的岛屿,美军在大洋上的处境可就悲催了。不过,美国驻华使馆的二等秘书也约翰·巴顿·戴维斯倒认为这个结局不可能发生:

  【“蒋从我们这里可以比日本人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想同日本人战斗。他所要的是(而且也许已经有了)一项与日本人互不侵犯的协定,从而可以给他积蓄力量的时间,以对付他认为不可避免要发生的内战。”】

  蒋介石需要的与日本互不侵犯的“和平”状态,在蒋、日之间实际上已经达成。蒋氏不向日寇发动进攻,日本也不向蒋氏发动攻击,而这样做的最直接结果就是日本侵略者继续蹂躏我人民,践踏我国土,掠夺我资财!这是改头换面的通敌,事实上的对日媾和!不知道对于这样的历史史实,杨天石会用什么样的“中文资料”研究出什么样的“历史真相”???

  蒋介石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积极抗战的!倒不知那个杨天石怎么就要认为蒋介石是“积极抗战”的!

  勾结日伪仍通敌

  除了直接与日寇“和谈”,蒋介石也在与日伪势力勾勾搭搭,还是上文那位美国大使馆的二秘戴维斯,在一份备忘录里揭露:

  【蒋介石要在国内继续掌权,最大的希望寄托在与日本支持的傀儡们进行合作。坚定美国(也许还有英国)会把日本人从华东赶走或使日本从华东撤走,蒋介石要重新保住特捏重要的长江流域和南方沿海城市的最稳妥战略,就是同傀儡们进行合作,而这些傀儡很可能在日本撤走之后,蒋介石来到之前这段真空期间谋求对上述地区的控制权。因此,对于有些将领向敌人“投降”并将部队编入伪军,蒋介石如果不是觊觎批准的话,至少也是听之任之、心安理得的。与此同时,它还通过代理和其他特务同傀儡们经常保持联络。他通过这些渠道,可以接触日本方面的和平试探者以及其他和平建议并给予答复】

  根据历史事实,蒋介石根本没有“积极抗战”,通敌叛国倒是乐此不疲!真看不出杨天石氏有怎样的“学力”,居然就能研究出蒋介石“积极抗战”了???

  如杨氏研究:蒋介石“积极抗战”了,那么就算退一万步讲,我们真的昧着良心说蒋介石“积极抗战”了,就能让“台湾人民”、“(台湾)领导”高兴了?其实这是胡扯,因为:

  “两蒋时代”结束后的台湾对蒋介石极端不认可

  杨天石的如上“神论”必须有个前提:台湾岛中人大部分人都对蒋介石十分认可。没这个前提,那个“神论”是不可能成立的。可是,有事实表明台湾岛内对蒋介石极端不认可,这可以从蒋介石的塑像、雕像的下场看到——《蒋介石铜像遍布岛内 屡遭砍头被讽“亚洲砍城”》:

  【(台湾)到底有多少蒋介石雕像,岛内没有完整统计,但有人估计,如果仅限于公共场所,应该有千余尊。如果算上民间铸造的蒋介石雕像摆件,可能会多达4.5万余尊。这些雕像大多都是在蒋介石去世后塑造的。“两蒋时代”结束后,台湾出现“倒蒋”运动,摧毁蒋介石雕像是运动的内容之一。尤其是2000年后,民进党上台执政,各地的蒋介石雕像纷纷被拆。慈湖所在的桃园县政府收集各地蒋介石雕像,建成一个雕塑公园,当时被讥笑为“雕像收容所”。后来随着开放陆客,桃园的两蒋文化园区成了热门景点。对于最近铜像破坏事件频频发生,桃园观旅局表示,还有空位“收容”。】

  两蒋时代一结束,台湾就有“倒蒋”的运动,这能证明蒋介石在岛内被高度认可么?台湾的“倒蒋”运动之所以在“两蒋”结束后就勃然而发,就是因为“两蒋”,尤其是蒋介石在台湾岛内延续国共内战时的“白色恐怖”高压统御岛内,把特务手段渗透进台湾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无限期地把国共内战时的“戡乱动员”在台湾岛内延续。台湾人民固然在美国刻意的输血下物质生活上有了比日据时期高的多的生活质量,但是无时不有的精神高压和人身安全担忧却从1949蒋氏败退台湾延续到了蒋经国去世。近40年的持续高压在“两蒋”去世后被掀掉了盖子,而别有居心私营态度李登辉又“适时”地宣布取消“戡乱”以及接触“党禁”,台湾岛上那股久被压抑的愤怒爆发出来之后,“两蒋”尤其是蒋介石的“声望”一下子从天上被打入到十八层地狱。李登辉的接棒者陈水扁上台后的大力教唆,岛上损毁蒋介石雕像用“砍头”这种很极端的象征手段来泄愤,这里头对蒋氏的敌视与仇视不用多解释了吧?在此种情形下,有大陆学者却要给蒋介石说好话,还要传达给台湾岛内,这是在给台湾岛上对蒋介石的愤怒民意火上浇油!你怎么可能让“台湾人民、包括领导就会很高兴”???你怎么可能“让台湾人心里面感动”???

  杨天石的这个文章是在2010年做的,那个时候虽说是国民党执政,但是,在台湾是“统”还是“独”上,国民党主流与民进党沆瀣一气!对于民进党的台独主张,国民党中以马英九为代表的主流除了“拿香跟拜”外,毫无半点民族气节大声高呼统一!这就是台湾岛内2010年的舆情!而台湾民众的人心也被台独裹挟蛊惑,多数人在享用了大陆惠台政策的诸般好处后,嘴一抹头一晃,指着海峡西面大呼曰:你中国!这就是当时台湾的民情!

  说这个话的杨天石是不是对台湾岛上的舆情、民情一无所知啊?是不是对台湾的基本时势常识一无所知啊?既如此,你就不要乱讲话么!如果你有所耳闻还要这样胡说八道,那么,你说这个话无非是为你的“学问”扯虎皮拉大旗!什么样的“学问”有必要用扯虎皮拉大旗的手段予以张扬?那就是欺世盗名的假学问!你杨天石就研究的就是个假学问!

  “能够正确地评价蒋介石,评价国民党,对两岸和平关系,国家统一大业,促进中华民族和解都具有重要意义”——杨天石,你的这面破旗怎么好意思举得起来???

  台独乳母蒋介石!

  为蒋介石说好话,杨天石高举着的是“能促进统一”的破旗,但是,按着台湾在两蒋时代的历史看,这个说法绝对的造谣!为什么?因为蒋介石就是台独台独的乳母!是台独分子、台独意识在台湾岛内滋生、壮大的第一罪魁祸首!

  如台湾“统派”学者石佳音《如何理解马关条约以来的台湾史?》所言:

  【国民党始终坚持无条件反共。两蒋的反共,出于民族主义的成分少,出于一党之私的比重太高,于是成为“为反共而反共”,以不共戴天的仇恨心反共。结果,不仅不惜与日本战犯合作,而且为了反共而长期将两岸隔绝,丑化大陆的一切事物。如此无条件反共的后果,一方面使国民党在1971年失去联合国代表权后立即转向独台,开始抗拒统一;另一方面“无条件反共”与台独的“反中”、“仇中”难以区分,在事实上为李登辉开始推动的去中国化打下基础。当大陆结束文革……受国民党反共教育的台湾人(包括外省人)并不是乐观其成、共策统一,反而很容易从习惯性的反共、疑共扩大成反中、仇中,使台独搞的去中国化在这个岛上几乎不分族群地所向无敌,媚日台独成为主流。在这样的氛围下,马英九连自己的和平协议都不敢推动,对台湾有利的服贸协议居然还惹出一场学乱,连抗战胜利及台湾光复70周年都不能堂堂正正的纪念。】

  可以这么说,蒋介石正是培育台独这株恶之花的辛勤园丁!那么给蒋介石说好话能“促进统一”,那可是“求子跑到城隍庙——走错庙门磕错头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