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对中国教育要有公平的看法

作者:胡懋仁 发布时间:2018-09-09 09:36:01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字体:   |    |  

  那些诋毁中国教育的观点说中国教育不鼓励自由思考,似乎都是在灌输与洗脑。其实西方的教育也都一直在灌输和洗脑。如果说中国教育也是在洗脑的话,那就是要清洗曾经被西方资产阶级所灌输的错误而浑浊的观念而已。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诬蔑马克思主义,中国当然要拨乱反正,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诬蔑无产阶级政党,那么无产阶级教育当然也要纠正这样的偏差。摆事实、讲道理,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难道西方资产阶级对中国革命和中国的无产阶级政党的诬蔑不是一种荒唐的洗脑吗?中国无产阶级对这种荒唐的攻击进行反击,就成了罪大恶极?这哪有天理可讲?正是因为我们要讲事实,要讲实事求是,这才能从根本上鼓励自由的思考。

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对中国教育要有公平的看法

  网上又在传播一个视频,是在指责中国教育的。现在指责中国教育的观点很多,讲述这些观点的人,几乎都在侃侃而谈。但仔细分析起来,大约有这样几种观点:第一,是中国教育不把孩子当成孩子,而是当成工具,当成机器,言外之意这是不人道的,诸如此类。第二,是指责中国教育没有教育孩子以自由的思想,都是生硬的灌输,或曰之为“洗脑”。第三,是指责中国教育没有培养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等等。当然还有其他的观点,但主要的大约就是这三个方面。

  关于第一个问题,所谓工具问题。严格说来,从西方第一个大学出现,那就是本质上的神学院。说好听点是为上帝培养工具的,说不好听点,是为教会培养工具的。所有的课程如拉丁语、逻辑学等等,都是在围绕这一整套神学体系而培养一个又一个神学工具的。从这样的大学毕业出来的学生,能摆脱成为神学工具的命运吗?

  在资本主义产生之后,整个资本主义教育体系同样也在为资本主义培养着工具。资本主义的教育体系是分层次的。高层次的教育是培养资本主义的统治者,中层次的教育是培养资本主义体系的中层管理者,低层次的教育是培养资本主义体系的劳动者。当然,在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中,人们开始逐渐理解了这种资本主义工具性对人们的损害,人们开始抵抗这样的教育,人们希望获得更合乎人类本性与能够为人类争得幸福的教育。只是,这在目前还只是一个刚刚开始觉醒的阶段,距离真正达到那样一个目标还是有点遥远的。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教育,中国曾经提出过“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口号。这也是结合当时刚刚取得人民民主革命胜利后的新中国,要发展工业化,要培养建设工业化各类人才的需要。所以当时我们的教育,也不可能完全摆脱所谓的工具性。但是这与资本主义教育的工具性有一个本质的区别。资本主义教育的工具是为资产阶级、为少数人的利益服务的。而社会主义教育中的工具性是为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服务的。

  另外,社会主义的教育从根本上来说,就抵制资本主义的,所以社会主义教育发展的最终目标,仍然是要培育真正的完全的自由发展的人。这是一个长远的目标,也要经历漫长的过程。这个目标从社会主义建立的那一刻起,就是已经确定的了。

  再说,我们不否认我们的教育确实存在不少缺点,然而,无论那些观点怎样诋毁我们当代的教育,但是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我们国家的教育,包括高等教育所培养的成千上万的人才,为我们工业化近些年来的快速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没有这些人才,我们的工业化不会占据如此之多的领域,没有这些人才,我们的工业化不会迅速占领越来越多的技术高地。这些现实是那些诋毁者所否认不了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即所谓自由思考的问题。任何自由的思考,都不是没有前提的,即不是没有原始公设的。凭白无故的自由,根本就不存在。西方的幼儿启蒙教育,都离不开讲述上帝。所以西方所谓教育中宣扬的自由思想,是不可能摆脱和离开上帝的。而中国的幼儿启蒙教育中根本就没有上帝的位置,这就被西方视为异端。那么从这么一个简单地事实来说,谁的教育才是真正鼓励自由的思考?自由的思考离不开讲究基本的事实。除了西方的上帝观念之外,还有所谓天赋人权,普世价值。这里又有多少是反映了客观世界的真实?难道不是西方资产阶级自己编造出来的吗?毛泽东早就讲过,哪有天赋人权,都是人赋人权。在脱离事实的基础上讲什么自由的思想,这是不是有点扯?

  那些诋毁中国教育的观点说中国教育不鼓励自由思考,似乎都是在灌输与洗脑。其实西方的教育也都一直在灌输和洗脑。如果说中国教育也是在洗脑的话,那就是要清洗曾经被西方资产阶级所灌输的错误而浑浊的观念而已。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诬蔑马克思主义,中国当然要拨乱反正,西方资产阶级教育诬蔑无产阶级政党,那么无产阶级教育当然也要纠正这样的偏差。摆事实、讲道理,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难道西方资产阶级对中国革命和中国的无产阶级政党的诬蔑不是一种荒唐的洗脑吗?中国无产阶级对这种荒唐的攻击进行反击,就成了罪大恶极?这哪有天理可讲?正是因为我们要讲事实,要讲实事求是,这才能从根本上鼓励自由的思考。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教育从来都允许质疑的。马克思主义不怕被质疑,正是在这种各类质疑中,马克思主义才能更有效地讲出自己的道理,才能具有更大的说服力。西方的资产阶级允许这样的质疑吗?允许对他的所谓“普适价值”质疑吗?我们见到的是,只要是对资产阶级的那一套价值观进行了质疑,立刻就会被攻击、被谩骂、被诅咒、被诬蔑。这样的一套伎俩确实让我们见得多了。

  正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允许质疑,所以中国也才有那么多唱反调的声音,当然也会有更多的反击反调的声音。这样的热闹恰恰是自由思考的一种表现,不是吗?

  第三,关于想象力与创造力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不是绝对的和唯一的。我们的教育中确实对于孩子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有过不适当的伤害,但这个问题正在得到解决。我们的中小学阶段,每年都有各种不同级别、不同层次的青少年科技大赛。这样的大赛正是在鼓励青少年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不错,这样的大赛虽然搞得不少,但还不是多数孩子都能参加的。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不同领域的这种鼓励创造力与想象力的活动。但是,至少中国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中,已经开始进行了这种有意识、有目的来培养孩子们的创造力与想象力的诸多活动。如果完全看不见这些具体的行动,仍然一味指责所谓我们的教育没有鼓励创造力与想象力,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闭眼瞎说,

  中国的教育仍然存在着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诋毁它并不是改进的正确方式。如果某些人真的是为中国的教育着想,那就改变一下他们的思维方式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