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对高考工厂的指责歪楼了:教育资源差距面前,高考工厂不偷鸡是不成的

作者:张捷 发布时间:2018-12-03 22:20:18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中国的高考工厂广受诟病,让很多天才折戟,但这个高考工厂到底有什么问题,是怎样的一个教育魔鬼,却很少有人能够说清楚。我们认为高考工厂的问题就是它是偷鸡式教育。而且这个魔鬼与想要遏制中华崛起的那群人,再加上社会中的一批西方跪族,在此是一伙的。他们一唱一和,一个是鸡汤一个是偷鸡,偷鸡成功变成鸡汤的案例还可以反复煲!而反对鸡汤又是高考工厂的正义外衣,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这些人其实是把教育魔鬼洗白,把中国的教育带到沟里,就是不能让鸡窝里面飞出凤凰。

  教育资源差距面前不偷鸡是不成的

  偷鸡这个词,在中国的方言俚语里面,就是投机取巧的偷懒钻空子的意思,这个可能与大家对高考工厂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

  为何说是偷鸡,原因就是人家要让你三年的高考工厂赶上别人孩子十年寒窗苦读的成绩,只能采取恶劣的取巧手段!这些高考工厂的老师是三流的,因为他们在三线城市,好老师早被挖走了,能够去三线城市的师范生,而最好的学生也不去师范,在师范也不是好学生,这部分师资平均水平就是学渣,其中极个别优秀的因为特殊原因到了那里,很快也会被挖走的。但他们要让孩子经过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考清北、考名校。这里必须是对考试搞针对性的投机取巧,如此培养下是成绩足够了,但能力是不足的,所以才有高分低能一说。这个高分考不出能力,其实是偷鸡钻了教育考试的漏洞!凡是当学渣的,偷鸡的本事和经验,肯定比学霸强太多了。

  这里我们说偷鸡不是简单的考试技巧,也不是说他们考试作弊。考试技巧是在考场大家都公平面对的,是应当合理掌握的,而偷鸡教育则这些投机取巧不光是在考试,还是在教育和学习过程当中。学习是一个苦差事,是没有捷径的,但你的学习就是目标在于怎样钻考试的空子,而不是学会真实的本领;是怎样短时间能够得到高分,而不是学习到真本领,学习的意义就跑偏了。这个做法如果成为了教育的主流,就把一个国家的教育事业带入了邪路,是教育的魔鬼。

  为何说偷鸡偷懒,不是高考工厂不苦学,而是高考工厂的苦学时间是不够的,学习的水平和效率是不够的。现在大城市的很多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苦学,到初中毕业十年,每天可以到晚上十点以后,是每天比放养孩子多学6个小时,十年就是2万个小时;而高考你再紧,人家也紧,紧不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差别,三年大约也就是多学了2000个小时。大城市从十多年前开始,名校和高端课外班都是清北或985的本硕博当老师教孩子了,与三四线高考工厂师专生底子的师资相比,完全是碾压式的。但你要用这2000个小时赶超人家之前多学20000个小时的积累;人家是名师教的,你是学渣教的,学习的效率和水平也不同。如此对比之下,同样的时间采取同样的学习方式,肯定是比不过的。这样对比下你还要比对方高分,肯定要采取特殊的方式,方式背后肯定是高分低能,而且是人才的逆淘汰。偷鸡教育盛行的结果,一定是大城市有条件的群体,想要孩子好好学习的,就不玩高考,都去出国留学了。

  咱们举个例子,不说北上广,比如在江苏,考清北的都是县中和苏北的孩子,但县中和苏北的好老师都被挖,到北上广不够也可以到苏南的南京苏州等地,但南京和苏州的第一名,裸分可能都到不了江苏的清北线!历史上苏州和南京都是江苏学风最盛的地方,当地的孩子为了进本地名校也是从小刻苦学习的,进了名校还竞争激烈不得放松,但为何就是考不过县中和苏北呢?这里就是偷鸡的问题了,不是南京苏州的孩子不学习,而是学校不像县中的一些做法进行偷鸡教育。所以这些地方诞生了神一样的学校,比如南京外国语中学,参加高考的也就是5%的孩子,都是没有名校保送就是出国留学了,也就是不带高考玩了,财富和人才双双外流,这背后是国家资源的流失!

  高考工厂要说明其偷鸡成功的合理性,就是到处散布各地孩子不学习的流言。其实不学习的孩子,各地都有,他们就是拿那些大城市不学习放养的样子,去与自己学生高中三年的高强度训练来比,是搞了一个田忌赛马,完全忽略了高考工厂里面大量的孩子以前也是不学习的,而对大城市的学习如何疯狂视而不见。就如你可以渲染北京的孩子不学习,你要是在海淀待过,看一下从幼儿园开始孩子的疯狂学习的程度,你才知道什么是刻苦。就算是很多富人说是不学习想要把孩子送出去,这些孩子要语言过关,也是高强度的外语学习之后才可以,这个外语强度也极大。同时留学要求的大量阅读和各种才艺,也是刻苦训练出来的。

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对高考工厂的指责歪楼了:教育资源差距面前,高考工厂不偷鸡是不成的

  此图仅仅是一家英语教育机构的统计,数量每一年就很大!现在的孩子为何考剑桥系列的英语成绩认定,就是因为它是终身有效的,不像托福等是二年有效,小孩当然要终身证书。因为终身,其实其水平是刚刚通过的时候比平均水平高很多,要能够考过FCE,考试的时候应当就是大学英语六级都通过了。而通过了CAE则意味着考试的时候达到通过的专业英语八级的水平,而CPE的水平是可以进行同声传译的。不说奥数,其他方面大城市的孩子学习也是很刻苦的。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不学习。另外一个就是他们希望大城市去减负,将来与他们一个起跑线,这个期望与很多成功者的狭隘很符合,他们则是自己努力学,希望其他人的孩子不学,以后只有偷鸡的水平,永远赶不上他,因为他们的孩子以后是留学的。你看看上图的学英语的情况统计,就该明白一点什么了。

  在各地教育资源的巨大差距之下,你要是想要赶超优质教育资源地区,正常的孩子拼搏是追不上的,只有采取偷鸡的方式,让水平不高的孩子能够取得与水平高的孩子一样的高分,这才是关键。

  升学专家金老师提到过一个例子:“我读大学时,一名来自山村的‘神童’就很传奇。他先是未成年时就被保送入校,但痴迷游戏,直到被劝退。他回家后,过了一段时间参加高考,又以全市数一数二的成绩考了回来。但最后,因为同样的原因,他又退学了。”,这样的事例很说明问题,偷鸡教育之后,在大学是不适应的,在高考工厂却可以考到高分,这样的教育,其实是对教育公平的破坏。

  很多人认为高考工厂与课外班是一回事或者一路货,而事实却恰好相反,他们是死对头!高考工厂在教育部门是有很多代理人和利益屁股的,高考工厂是很多地方的地方利益,他们的共同敌人是课外培训机构。课外培训,把孩子的水平真的提高了,他们搞高考工厂就没有竞争优势了,首先他们就是一个竞争的关系。更进一步的是在课外机构学过的孩子,可以直接让高考工厂的老师难堪的!高考工厂是请不起名师的,是师资队伍很烂的,你课外培训的孩子,逻辑思维强了,直接就是在学校让老师挂黑板了!高考工厂的权威就没有了,其好成绩不是教得好而是偷鸡教育的事实就暴露了,所以当然要反对。

  即使是在北京,大量小学的老教师是中专水平,学过奥数的10岁孩子,可以分分钟的秒杀数学老师,而语文老师,实际也很不灵,会被学生搞的非常难堪的。更进一步的讲,其中一个孩子在高水平的课外机构学好了,回来就在班内秒杀其他孩子,会有连锁反应!你靠偷鸡教育搞出来了高分,没有那个高水平,平时在班内,同学们也是知道的。现在北京的课外教育机构,在寒暑假是大量的外地孩子,包租旅馆在北京学习充电的,对小地方的高考工厂是直接的威胁不是间接有距离的。所以大家要知道教育系统内搞偷鸡式教育的一大群人,他们也是对课外机构的极力妖魔者。

  另外课外班名师对高考工厂和教育体制内的人,其实是直接的威胁!因为他们的水平要是被确认,课外班的名师会在教育市场的压力下收到学校体制内的,那叫体制内原来混日子的教师情何以堪?让教育系统的学渣怎么生存?很多地方学校是不缺钱的,现在进好学校当老师,也变成了走后门的事情,学校的体制内老师是没有淘汰机制的,他们搞不了高质量的教学,却搞得了偷鸡式的教育。

  这里对课外班且不说被妖魔化的奥数,我们可以看看语文,例如可以看看下面北大名师培训的孩子语文内容,高考工厂的老师顶得住么?这个小测验对细节的要求,是你看了多少遍《西游记》也未必记得的,你也不可能把书背下来,这个难度的背后是考你孩子的细节把控能力和洞察力的。可能是你对这个细节并不重要,但你把控细节的能力绝对重要,这就是训练和考你这个呢!就如当律师,案件来了,一下子上千页的案卷,你要迅速在其中找到关键点和各个细节之间的联系与矛盾,这就是律师之间的水平差距了。

 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对高考工厂的指责歪楼了:教育资源差距面前,高考工厂不偷鸡是不成的

  所以高考工厂与课外教育机构是死对头,这个认清楚才能够更好的理解高考工厂。高考工厂是把孩子死死的抓在学校,根本不让孩子去上课外班的。如果孩子在课外班真的学到了思考的逻辑和先进的教学方式,孩子有思想了,就看不起高考工厂的老师了,对高考工厂的偷鸡教育方式就抵制了厌学了。但厌学这个屎盆子,是要扣到课外机构身上的,高考工厂是在中国教育里面拥有话语权的。

  本文讲高考工厂的偷鸡式教育,就是要抽丝剥茧,给大家展示我们教育领域的真正的毒瘤和魔鬼。教育就是要考试的,考试没有错则针对考试的应试能力就没有错,但偷鸡是不行的。

  对高考工厂的指责歪楼了

  歪楼这个网络词汇,讲的就是通过似是而非的不相干的讨论,故意跑题把舆论和正题引入歧途,化解压力和舆论危机。对高考工厂的偷鸡式教育问题,某些人掩盖的就是魔鬼,而歪楼妖魔化的则是中华文明的最优秀的品质。我们是讲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们是讲书中自有颜如玉黄金屋的,在不良势力与高考工厂既得利益者的努力下,高考工厂的偷鸡式教育问题,歪楼变成了应试教育、题海和魔鬼苦学、天呀灌输的代名词,让你要不是放养的不学,要不就要把它真正的魔鬼认同。

  西方的成语——There is no rayal road to learning,直译是学习没有王者之路,在西方世界的实际含义就是求知无坦途,这句话是欧几里得的名言。求知无坦途但考试是可偷鸡的,高考工厂之所以被叫做高考工厂,就是他们不是求知为目的,是怎样偷鸡考试为目的。高考工厂变成求学捷径,背后就是搞了一个似是而非。

  在论述高考工厂的问题之前,必须要说明我们对教育的观点,要与高考工厂中的教育魔鬼做斗争,又不能走入西方的教育陷阱,首先要把我们应当把对高考工厂似是而非的指责标识出来:

  第一、应试教育:我们对应试教育被妖魔化是反对的,应试能力也是能力,会解难题不出错的应试能力是最好的工程师素质;

  第二、题海战术:学习到真的本领,刻意练习是必须的,就如你打篮球,知道了怎么打,但要技术好,必须刻苦的练习,书山有路勤为径;

  第三、魔鬼强度:有些人干了一辈子都是庸庸碌碌,有的人却很快成为顶尖高手,背后强度决定高度,教之道贵以专,就要高强度!我们历史上的悬梁刺股是什么样的强度?!

  第四、灌输死学:孩子能够自主学习吗?谁不是灌输开始?只有基础灌输好了,才可以自主学习,学海无涯苦作舟,基本的知识,是需要灌输积累的;

  第五、填鸭硬背:能够填鸭高效率,光阴似箭不浪费,为何人家鸭子不放养去填鸭,就是效果好啊!中国以前的大师都是从小进私塾背诵不讲,背不好打手板的,都是这样填鸭出来的;

  第六、知识面窄:我们高考七门课知识面还窄?完全是七项全能啊!很多专家就是一门专!根本不是窄的问题,而是每门课的深度不足的问题,对突出专场还不足呢!

  现在社会上流行的反对高考工厂的,基本是反对以上几点的;而支持高考工厂的,都说他们是刻苦努力的。而实际上这个辩论对高考工厂的问题是歪楼了,高考工厂的问题是在别处的。因为反对不到点子上,所以你的反对很苍白!

  从我们的基本观点立场而言,所反对的都是不成立的,都是我们拼娃多要支持的。这些行为很有效,是要让你学得好必须的,是完全正确的!应试、题海、高强度、灌输式教育、填鸭式教育都不应当反对,有作用就是好的。因为正确,所以你反对不了它,而很多忽悠的鸡汤,其实是想要你不学或者学不好,他们对高考工厂搞偷鸡教育,是偷着乐,这样的双簧下来,把中国真正的教育给搞死了!

  这里高考工厂也树立了一个对标,是鸡汤派教育搞出来的另外一个魔鬼,所谓的素质教育,实际上就是声色犬马教育,是纨绔教育!声就是各种音乐、色就是演艺文艺、犬则是动物宠物、马则是各种运动,虽然君子也学六艺,但君子是学术造诣知识渊博在前的,否则就是纨绔子弟,你不能只看见君子穿纨绔。暗打“素质”教育,搞唯分数论,虽然过头但符合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教育原则就立于不败之地;同时纨绔教育指责高考工厂,还树立了一个妖魔是奥数,其实高考工厂是不拼奥数的,对他们的教育偷鸡是不说的。与魔鬼对标的,未必是天使,可以是另外一个魔鬼,两个魔鬼打架,不会让你知道他们是魔鬼的,他们在这个逻辑上歪楼了。两个演双簧,都不说对方的关键问题,也不在同一个层面上辩论,把绝大多数人的眼球带的云里雾里,水浑了才好摸鱼。

  高考工厂的辛苦与鸡汤派的放养,二者其实是联合起来共同指责从小刻苦学习的孩子,发明了早教无用论和拔苗助长论,还有共同的“妖魔”靶子奥数,给他们很多孩子小时候的学渣找到合理性,也给他们将来的偷鸡变得合理,而鸡汤派则是权贵的潜规则——条子生和捐助生们不是学渣从小有素质。所以这两个魔鬼虽然打架,但都还是魔鬼,他们不会与真理和天使在逻辑上碰撞的。

  高考工厂就是希望你用高强度和应试教育来指责他们,然后你自己不学,你的水平不够高;然后他们就可以说自己的成功不是来自于偷鸡式教育,而是来自于个人的刻苦努力,是经过努力后的屌丝逆袭!而对从小刻苦努力的,他们就又要说早教无用论,这样偷鸡式教育魔鬼就被洗白了。

  我们对他们的教育可以先宏观的看一下,学生就是最后三年的突击,老师是三线城市的低水平师资,他们怎么能够比同样刻苦又有高师资又学了十多年的学生竞争?这个竞争能够取胜,必然投机取巧,必然要搞偷鸡式教育!而教育管理则所谓的要贫寒弟子也能够考高分,要照顾他们,那么你的高考必然也要放水和高分低能,高考公信力也下降。这就是现状!

  真正搞教育的,你抓不住他们偷鸡式的要害,人家就是刻苦有理,努力勤奋的成功了!你无法撼动他们,你知道其中有错,但你找不出错在哪里!似乎他们的反面,宽松式的鸡汤也是害人的。高考工厂的歪楼,关键点就是要对比他们更努力和勤奋的孩子,能力更强的孩子,被他们这样的偷鸡式方式逆淘汰,搞了一个选择性的失明或者双重标准。在偷鸡式教育之下,也是有天分上的差别的,他们要说他们孩子的天分了。

  对真刻苦的孩子,他们又讲他们是激发了孩子的天分了,还要讲刻苦的孩子早教是没有用的。而讲早教什么无用论,不光是一大群要矮化中国的公知到处灌鸡汤,其实也是高考工厂的需要。他们需要的就是你刻苦多年,被他们偷鸡式教育逆淘汰的合理性。刻苦多年,变成早学习无用。而教委搞教育平准化,搞派位,需要的也是早教无用论,需要的就是高考工厂这样的典型,高中三年就能够解决问题,中小学可以不考不学就能够成功论,把好学校的资源,按照各种潜规则分配,自己的孩子在好学校有竞争优势。因此高考工厂的舆论场,是鸡汤公知和教委共同支持的,因此偷鸡式的教育可以被掩盖而不受任何的指责,高考的命题,也给这样的偷鸡式教育留下越来越多的空间。

  高考工厂真正的问题不是苦学,而是偷鸡,是你没有学够,没有苦学到位,而不是你在高考工厂三年残酷的苦学上!人家从小多少年的苦学,你苦学三年就赶上人家十年寒窗。你苦学的时候人家也在学,人家的老师还比你优秀,人家的教育环境还比你优秀,而且你的苦学花在时间的记忆上,人家是花在思考问题上。但反过来考试的时候看不出差别,甚至可以钻考试的空子,你这个成功肯定不是苦学的结果,是偷鸡的结果,是教育政策和考试命题的问题。

  所以高考工厂的问题不是苦学了,而是苦学的不够,让苦学不够的孩子可以偷鸡淘汰真正苦学的孩子。所以这些人主导舆论,歪楼成为他们好像是苦学者,是完全的错误方向。这样的指责,与其说是指责,不如是在赞扬高考工厂呢!他们拿着这些指责,其实是在偷着乐呢!

  各种妖魔邪恶势力要控制舆论,不是简单的让反对者不说话,而是搞出来高级黑,把舆论的焦点转移,搞成骗子和高级黑的辩论。现在教育的舆论场就是让贩卖鸡汤的与所谓苦学的进行辩论,高考工厂成为刻苦代表其实就是高级黑歪楼了。他们虽然比放养的苦学了,最后阶段苦学也很残酷,但这不是他们的核心问题,核心问题偷鸡式的教育方式被掩盖了,这就是把教育魔鬼给洗白了。

  我们这个长文,就是要抽丝剥茧的把他们的妖魔在哪里给找出来!这里不能被他们的歪楼给带错了方向!市面上各种对高考工厂的指责,其实是被他们主导的舆论方向带到了沟里,这个楼一歪,他们就变成有理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