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台湾政坛上的蓝绿相争,到底在争什么?

作者:于泮泉 发布时间:2019-01-08 08:08:48 来源:民族龙虎国际官方网站 字体:   |    |  

 

  2000年,民进党的陈水扁在国民党党主席李登辉的支持下上台,标志着台湾政坛上的两党制正式形成。至此,以国民党为代表的所谓蓝营,与民进党为代表的所谓绿营,就恶斗不止,互不相让;动辄“绿地变蓝天”,或者“蓝天变绿地”,个中风景,煞是好看。

  那么,这种蓝绿相争,或者说国民党与民进党之争,到底在争什么呢?

  人们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然是在争论应不应该承认九二共识了!国民党一直坚持九二共识,民进党则拒不承认九二共识。

  ——真是这样吗?

  若是,那么,九二共识是何方神圣,值得台湾的两大政党为此恶斗不止?

  百度上说;“九二共识是用于概括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与海峡交流基金会在1992年香港会谈中就‘一个中国’问题及其内涵进行讨论所形成之认识见解的名词。其核心内容与精神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不过,台湾的国民党及其曾经执政的台湾当局对此却并不买账,它一直坚持:所谓“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各表”——“一个中国,各自表述”。而且,它还专门为此通过了一个决议。百度是的文字是:

  “1992年8月1日,中华民国国家统一委员会通过对关于「一个中国」的涵义,全文如下:

  一、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双方所赋予之涵义有所不同。中共当局认为「一个中国」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来统一以后,台湾将成为其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台湾方面则认为「一个中国」应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于整个中国,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于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

  二、民国三十八年(公元一九四九年)起,中国处于暂时分裂之状态,由两个政治实体,分治海峡两岸,乃为客观之事实,任何谋求统一之主张,不能忽视此一事实之存在。

  三、中华民国政府为求民族之发展、国家之富强与人民之福祉,已订定「国家统一纲领」,积极谋取共识;深盼双方均以务实的态度捐弃成见,共同合作,为建立自由民主均富的一个中国而贡献智慧与力量。”

  读着这样一段文字,不知网友们的想法怎样,反正我的第一想法就是三个字——“逆天啦”!

  白纸黑字:“台湾方面则认为「一个中国」应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于整个中国,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于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短短的几句话,就让已经被推翻而灭亡了四十多年后的“中华民国”起死回生;同时通过“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的话语——在此话语下的“中国”,只能是“中华民国”!——又一下子就把真正一个中国原则完全颠覆了:它既让台湾当局代表的非法“中华民国政府”合法化了起来!同时,也一下子就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打趴下了。而且,它在前面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时,还别有用心地打上了引号(谁都看得出,这个打了引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它们所不予承认之意)——用心何其毒也(尽管这只是台湾当局自说自话、过过嘴瘾而已,没人认为其已经弄假成真了)!

  由此,我不得不联想到,在祖国大陆,历史虚无主义是何时猖獗起来的?疯狂污蔑毛主席、贬低中国共产党、咒骂人民解放军,甚至一个马列主义学者携带与伟大领袖毛主席有关的书籍,也会受到质疑而遭遇严查这样奇葩事情也能发生……这些是何时时髦起来的?大肆吹捧人民公敌蒋介石的“果粉”、“蒋粉”、“民国范儿”是何时逐渐成了气候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同“九二共识”之“一中”可以“各表”紧密相关的(可想而知,既然被推翻的“中华民国”都合法化了起来,与其相对立的新中国及其领导人毛主席、共产党,以及人民解放军自然就应该受到质疑啦!)。“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陷阱之恶劣影响深不见底,由此可见一斑

  九二共识陷阱之深,不是仅表现在这一句话里,而是字字句句,处处都是陷阱。如说“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它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无非是向我中央政府要“对等”权罢了。

  必须指出:这种要求本身就是非法的!因为其虽然均为“中国之一部分”,但这“一部分”与那“一部分”绝不是“对等”的!台湾只是中国的一个省,大陆难道也只是“中国的一个省”吗?代表大陆(不只是代表大陆)的是中央政府,代表台湾的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地方政府。哪一个国家能允许它的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同中央政府搞这种“对等”?

  而且它还说,“民国三十八年(公元一九四九年)起,中国处于暂时分裂之状态,由两个政治实体,分治海峡两岸,乃为客观之事实,任何谋求统一之主张,不能忽视此一事实之存在。”竟然明目张胆的要挟中央政府承认两岸分裂“乃为客观之事实

  请问,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于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已经以压倒式优势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联合国的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2758号大会决议这是不是“客观之事实”?常识告诉我们,两个互相矛盾的“客观之事实”只能一个真、一个假;一个合法、一个非法。那么,到底哪个真、哪个假,哪个合法、哪个非法?那是必须叫真,而决不允许葫芦搅茄子、含糊其辞的!联合国大会的决议代表的可是国际共识或世界共识(远比莫须有的“九二共识”的分量重得多)呀!代表的可是国际法呀!在国际共识与国际法之下,你一个“一中自表”算个屁呀!何况以前,毛主席的“万炮轰金门”,等于已经同当年的台湾蒋介石当局在事实上就“一个中国”原则达成了无其名而有其实“五八共识”(“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你们同意的——见之于一九五八年十月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告台湾同胞书》);此后的中美《上海公报》,更同尼克松政府就“一个中国”原则达成了“中美共识”(“中国方面重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美国认识到,#FormatStrongID_30#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哪一个不比莫须有的九二共识胜强百倍、且真实百倍?!

  在今年的元旦讲话中,蔡英文竟然罕见地弹起国民党说过的老调,说什么“必须正视中华民国台湾存在的事实”。但她不敢承认、或不敢“正视”的是,这是一个非法存在的“事实”,是每一位有良心的中国人都要吐槽的“事实”,更是一个历史与现实统统都会要求非改不可的“事实”!

  记得当年为解决香港问题,邓小平先生曾掷地有声地告诉英国人:香港问题能维持到今天不予解决,我们是在全国人民充分信任的条件下才做到的;如果到1997年,我们还不能让香港回到祖国怀抱,中国政府就是李鸿章卖国政府了;若到时候你们仍然不愿意同我们达成一个令双方满意的协议,我们将单方面宣布自己关于香港前途安排的政策决定(大意)!惊得大英铁娘子目瞪口呆,下台阶时还神不守舍地摔了一跤。

  同样,即使有人口口声声说什么,两岸分裂“乃为客观之事实”,这种分裂状态也绝不能长久地继续下去了。地球人都知道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刚刚开始,我们就郑重地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已经把“台湾回归祖国”列为八十年代我国必须完成的三大任务之一了。但结果,十年过去了,这一项任务不仅没有完成,而且更变得遥遥无期起来了——我们是在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人充分信任的前提下,才容忍当初宣布把“台湾回归祖国”做为中华民族八十年代必须完成的三大任务之一,却空等了四十年而无果的。我们实在等不起了!显而易见,只要不是汉奸国贼,不是汉奸卖国党,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和正常的中国政党与组织,怎么能津津乐道这样一个所谓的“客观之现实”,而任凭亲爱的祖国持久地分裂下去呢?

  当然,在这短短的一段话里,还有“中华民国政府为求民族之发展、国家之富强与人民之福祉,已订定「国家统一纲领」,积极谋取共识;深盼双方均以务实的态度捐弃成见,共同合作,为建立自由民主均富的一个中国而贡献智慧与力量”可是,中国有一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即判断一个人的人品任何,不仅要看他说什么,更要看他做什么。自1980年开始的四十多年来,或者从所谓九二共识开始的二十六年来,人们只看到中央政府不断地向台湾施惠让利,助推台湾经济“和平发展”,而何时看到这个所谓的“中华民国政府”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国家之富强与人民之福祉”做过一丁点贡献?虽然它们的这些话说得言之凿凿,但其何时认真实行过?不仅没有认真实行过,简直就是反其道而行之!马英九说,“九二共识”是1992年11月在李登辉主导下,由海基会率先提出的,大陆海协会对此表示“充分尊重与接受”,但是众所周知,李登辉“主导”了这个九二共识后,他以及他所代表的国民党,从来也没有为祖国统一大业做过任何一丁点事情,反而在此后不久,就伙同蔡英文,抛出了罪恶的两国论。请问,上述的这一段话,还会有一丁点可信度、而不是在明目张胆的欺骗全国人民吗?

  为什么会这样?同一个李登辉为什么敢如此出尔反尔?

  理由很简单。因为九二共识的“核心内容与精神”并不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而是以“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为挡箭牌,其真正推销的则是不要“一中”的“各自表述”。而国民党也根本上就不是一个统派政党。所以,它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写道,“中共当局认为「一个中国」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方面则认为「一个中国」应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请问,这字里行间,到底是“一个中国”还是“两个中国”?——可见,所谓九二共识这个陷阱之深不可测,由此可窥一斑。而李登辉此后炮制出罪恶的“两国论”即两个中国,并非出尔反尔,而只是借题发挥,把他心中最想说的话说得更明白一些罢了——相信如果没有这个莫须有的九二共识之“一中各表”壮胆,借给他几个胆,他也绝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肆无忌惮地炮制出罪恶的“两国论”来的。

  所以,九二共识的背后是“一中各表”,“一中各表”的背后则就是“两个中国”。而这时的中国国民党的真实定位,就是一个独台党——主张独立的台湾之政党,只不过这个独立的台湾的名字叫做中华民国而已

  不是吗?当年马英九上台后,全国人民都满怀希望,希望这个口口声声坚持九二共识的马英九,能够打破李登辉、陈水扁造成的两岸僵局,同中央政府一道努力,迅速结束两岸分裂状态,完成祖国统一大业(那他可真就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功臣了)。但这个马英九虽然时刻不忘高呼坚持九二共识的口号,但不仅没干过一件有益于祖国统一的好事,反而迫不及待地提出了一个“不统不独不武”、把不搞祖国统一放在首位的“三不主义”来。显然,在马英九的心目中,这个“九二共识”与他的“三不主义”完全就是一码事!傻子都能想象得出来:九二共识就是“不统”;换句话说,九二共识的实质就是拒绝祖国统一、反对祖国统一!从而整整拖了八年时间,他所做的只是不断地骗取大陆向台湾施惠让利,帮助台湾“和平发展”,不断地助长台独分裂势力 “和平发展”。至于祖国的“和平统一”仅仅在原地踏步,一丁点进步也没有!以致蔡英文接过马英九传来的接力棒后,就能够毫不吃力地继续着陈水扁的未竟“事业”,肆无忌惮地大搞去中国化了。

  据说最近,马先生与时俱进,要用“不排斥统一,不支持台独,不使用武力”的新三不主义取代旧三不主义。这就不打自招地承认:旧三不主义中的“不统”就是在“排斥统一”,甚至就是在反对统一嘛!而在这个所谓的新三不主义中,仍然充满了满满的“马娘娘”腔儿(连争取统一,反对台独这样的话也不敢说、甚至根本就不想说!),这哪里能看到一丁点男子汉的气魄?!这不是进一步证明了国民党根本就不是一个统派党,而只是一个反对两岸统一的独台党吗?也恰恰说明了九二共识的背后是一中各表,一中各表的背后则就是两个中国,而马英九则根本不敢突破这个框框吗?

  最近台湾“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出了一个“能人”韩国瑜,他仅以一人之力就大败了整个民进党,当选为高雄市长,实在引人瞩目。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个韩国瑜仍然是一个既会高喊坚持九二共识口号以欺骗大陆,又是一个鼓吹过“国防上靠美国,科技上靠日本,市场上靠大陆,努力上靠自己”执政理念的人。这不是进一步说明了这个国民党根本就不是统派政党,而是一个反对祖国统一的独台党吗?

  当然,国民党中还是出现了一个洪秀柱。她就很不满意“一中各表”,而提出要“一中同表”。可是,还是遭到吴敦义、马英九等国民党“大佬”们的同声训斥,教训她:“一中各表”就是一中各表,不要乱提“一中同表”。何其“义正词严”!本来,洪秀柱是在国民党内已经没人敢与蔡英文竞争大位的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并已经成行的。就因为这个“一中同表”,硬是被生生地“换柱”,换上来同样坚持“一中各表”的朱立伦,结果惨败而归。可见,即使甘冒惨败的风险,他们也是不愿意背离“九二共识”背后那个“一中各表”即“两国论”这个“真经”的!或者就是说,在这些国民党大佬们的内心里,是宁愿台独蔡英文当选,也不愿意看到统派洪秀柱当选的——蔡英文当选了,他们仍然有机会圆自己的独台梦;而如果洪秀柱当选了,这样的机会也不会留给他们的。

  有人会问,这么说来,国民党与民进党就是一丘之貉了,它们之间为什么还会争论不休,甚至争得你死我活呢?

  这是因为,民进党就是一个死死抱住台独神主牌(党纲)不放的政党。因而只要放弃了“台独”两个字的追求,它就死定了。说得更明白一些,它追求的就是台独——台湾的独立。而“独立”后的台湾只能叫“台湾共和国”,而不能叫“中华民国”(尽管他们不得不“屈尊”地去当什么“中华民国”的“总统”。它所要的是一中一台——两个中国也不行(害怕那样也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着割不断的联系)——它就是这样地认死理:极端地仇恨“中国”两个字,自然也会极端仇恨“中国”国民党了。元旦讲话中,蔡英文第一次把“中华民国”与“台湾”联系在一起,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仍然是换汤不换药。

  国民党则不同,它所追求的是独台——独立的台湾。而这个“独立的台湾”的名字是现成的——就叫中华民国。叫中华民国这个名字,既可以借重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名号,又可以延续蒋介石的反动传统,还能够同共产党的人民中国相切割——何乐而不为?——它所要的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中一台!不要忘了,当初李登辉泡制“两国论”时,他还是中国国民党的党主席。以后,他被国民党开除了,他才转而主张台独、主张“一中一台”的。

  所以,台湾政坛上的蓝绿相争,国、民两党相争,不是表面上承认不承认九二共识之争,更不是实质上的统独之争。而只是换汤不换药的“两个中国”与“一中一台”之争。而且,两党都在认贼作父,都把美国当成了它们的干爸爸,都是无可争辩的汉奸卖国党

  为什么说国、民两党都是无可争辩的汉奸卖国党呢?事实也是明摆着的。我们在这里仅举两个例子就足够了。一是,不论民进党还是国民党,只要它参与争夺领导人大位的候选人一旦确定了,这个候选人是不必理会大陆人之态度、不必理会十四亿中国人之态度的,但“按惯例”是一定要到美国去走一趟,听取美国爹的一番“教诲”的。似乎台湾不是中国的一个省,相反,却是美国的一个州!只有洪秀柱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不听这一套,结果就立马遭遇到一个下马威:“换柱”!

  二是,这次台湾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国民党“大胜”后,民进党立即派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赴美向其主子汇报;国民党则紧随其后,派其政策执行长江启臣赴美汇报。可见此两党均系美国的奴仆,说它们都是一路货色的汉奸卖国党,一点儿也没有冤屈它们。江启臣还特别高声向美国干爹表忠请相信我,当我说谁是我们最好的同盟伙伴时,那一定是美国……我们党没有忘记历史,那种认为我们并不看重在美国华盛顿的朋友和同盟的观点,是错误的。国民党从来都是亲美的。”这些,完全是有案可查的。

  好了,其他话我们就一句也无须多说了吧?

  如今,台湾的国、民两党的倒行逆施,又没有其他第三方力量能够取代它们的时候,这就彻底堵死了祖国和平统一之路,也堵死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一国两制之路,所谓九二共识也总该寿终正寝了。只有武统,并在武统之后实行一国一制才是我们彻底解决台湾问题的唯一出路。

  而且,正如王洪光将军所说,时间并不总在我们一边!马克思恩格斯早在170年前就告诉我们:一切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都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如今台湾的统治阶级代表,非国、民两党莫属。在这两个汉奸卖国党的操纵下,在已经篡改得不成样子的台湾中小学教科书的洗脑下,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台湾人(尤其是台湾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少(必须明确,认同九二共识的不等于认同一个中国,更不等于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我们在前面说过,九二共识的核心不是“一个中国”,而是“两个中国”)。如果现在马上武统台湾,受大陆惠台31条,及民进党惨败的影响,还会受到台湾大多数同胞的欢迎;但以后,哪怕三五年之后,无论国、民两党谁在执政,无论我们再出台多少惠台措施,都只会助推台湾经济实力的提升,加大其以武拒统的决心,和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它们会自以为是认为:他们才是最早“同国际接轨”的)。那时再提武统,都可能会有众多青少年认为那是对台湾(或中华民国)的侵略,从而会诉诸“爱国主义精神”以激烈反抗——这真不知会给我们的统一祖国的正义行为增添多少不应有的变数啊!

  ——我高度认同台湾邱毅先生的话:从武统开始,必会以和统(和平统一)结束。但是,我不认同邱毅先生所说——大陆的武统会逼得蔡英文不得不同意“和统”。以蔡英文至死不渝的台独信念,这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尽管她的确是一个极端的怕死鬼。可届时,她挡不住台湾各地方政权均会有众多人会为习近平主席“两岸一家亲”、“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诚信所打动,有希望“和统”的可能性(包含若干绿营执政的县市);也挡不住台湾现政权的若干部门(含台湾的军事部门及军事部门下辖的不同部队、不同官兵)会同我军达成各种具体的“和统”协议的。

  就是说,以武统开始,必会以和统结束;相反,若死抱住“和平统一”不放,则必然彻底堵死一切和平统一之路。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也只能如此

  只是,武统一开始,我们就必须同时发布命令,立马取缔绿营的包括民进党、台联党和时代力量、喜乐岛联盟等一切台独分裂政党与组织;立即解散国民党、亲民党等蓝营独台政党。这两伙汉奸卖国党,存在一天都是中华民族的祸害。但是,本着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的原则,这并不排除在这些政党中仍然会有众多愿意同其台独与独台意识相切割、而站到正确的爱国立场上人。对这些人,我们同样应该去团结。

  同时,我们还要按照习近平同志的要求,坚持只有一个中国原则才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事关中国核心利益和中国人民民族感情,不容任何外来干涉。并要用原汁原味的一个中国原则(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才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去取代莫名其妙、语焉不详的九二共识。

  由于武统,我们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如其中的一国两制政策与特别行政区的规定,就统统可以不予考虑了——这不仅是因为国、民两党均予坚决反对,更是因为武统,这两项政策就已经失去了其存在的任何必要性——在台湾必须实行同大陆各省市区同样的制度安排:既要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台湾各级政权的绝对领导,又必须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实行同大陆各省市区同样的政治协商制度与政党制度——这将是实践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三个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的一大具体举措。所以,武统后,要在全台立马建立各级军事管制委员会的同时,还要采取非常措施,紧紧依靠驻台的广大指战员的中国共产党员党员群众,和以前驻台的各级各类新闻等组织机构,积极而慎重地在当地发展我们党的党员,着手组建中国共产党在台的各级委员会。实施对台湾省与台湾省各项工作的全面领导。

  我们要汲取当年解决香港问题的沉痛教训,不能一头扎到精英堆里就出不来了。在台湾现有的两大政党均不存在、所谓“两党制”被砸了个稀巴烂的情况下,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一有利条件,直接依靠台湾省的广大人民群众,首先是紧紧地依靠台湾省的工农大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帮助台湾人民迅速组织起来,迅速地在工农大众和坚定地站在工农大众立场上的知识分子中组建起真正属于自己的工会、农会、共青团、妇女联合会等人民团体,也可以帮助台湾同胞自己组建起包括新党在内的几个拥护祖国统一、拥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自愿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党,以更好地为台湾省的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并让她们统统成为我们党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与纽带,成为中国共产党的诤友,保证我们党能够千秋万代永不改变其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革命本色。然后,还要在此基础上,通过创新的选举制度安排,组建起广泛吸收工农大众代表参与的台湾地方的各级政权机构来,促使台湾全省的长治久安。

  毛主席曾经谆谆教导我们说,“我们应该相信群众,我们应该相信党。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办不成了。”

  同样,解放台湾,做好台湾工作,只要紧紧地依靠相信中国共产党,相信台湾省的广大人民群众这两大法宝,那就任何困难也难不倒我们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